热门搜索

三毒五盖——来自内心的魔障3

   发布时间:2015-04-13 来源:

 

【法义】认识“善根”的三种能障以及“善根”的作用
能障是:无加行、非处加行、不如理加行。
所障是:成就菩提的真实善根。

①无加行:就是懈怠、放逸,对于行持清净善法根本没有加行。比如整天睡觉、逛街、看电视,和人闲聊,该作的功课不作,该修的加行不修,甚至早上或下午上课也迟到、缺课……这就是混日子的庸人,对于行善没有加行。

②非处加行:非处就是非是成就菩提的方便。比如外道邪师的邪说邪论,就是非处;内道诸佛菩萨的善说,就是处。在我们已经趣入行善之后,只有依靠佛菩萨善说的经论,才能让我们成就菩提的善根不断生长,因为这些经论都是让我们减少过失、增上功德的教授,如果能够依照这些善说真实修心,决定可以让善根辗转增长。这个道理,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当中再三讲过。相反,如果你执著一种不是成就菩提方便的邪论等,那一切一切善法都不会辗转增上,反而以邪见的染污会增上恶法。所以,你该精进的不是对邪魔外道的观点特别需要精进,对不相信因果的一些自然科学的观点天天研究、天天研讨,这些都成了非处加行,增长邪见、增长烦恼的一种因素。所以,对佛菩萨的经典、论典做闻思才是真实的处加行。其它的对乱七八糟的杂志或者说看很多邪思邪论,这样度日子完全就叫做非处加行。

③不如理加行:就是已经趣入了行善,也依靠清净的经论作了闻思,但是不具足缘法义而如理作意的瑜伽,或者反而数数非理作意,因为不具足如理作意和非理作意,不是断烦恼的方便,所以叫做不如理瑜伽。一辈子都是精进闻思的一个侧面来度日子,没有真正的修法,这也就是成了一种没有办法断除烦恼的情况,所以,这样也就是不是特别圆满的一种,虽然趣入了行善,也依靠了清净的大经大论作了相应的闻思,但是不具足缘法义而修行的,或者闻思是闻思但是心相续反反复复的或者说再再地串习非理作意,这样的话,也是成了不如理加行。那么从这种不如理瑜伽所引起的加行,就是不如理加行。由不如理加行也无法成熟成就菩提的真实善根。比如,虽然对于无常作过闻思,也懂得法义,但是不具足缘无常的法义如理作意的瑜伽,这样自己的心相续当中缘无常的善根就不可能真实成熟,所作所为还是在常有执著的推动之下而作加行的。所以,我们作闻思是很好的一种事情,但是,后面自己的心相续当中应该串习的如理作意的方面作行持,但是闻思的、理解的这些搁在一边,然后在内的心相续再串习非理的一种作意,那么就成了一种不如理的加行。所以,弥勒菩萨这里讲无加行、非处加行、不如理加行,这些就是给我们指点了很重要的一些内容,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认识,必须要一层一层地遣除的,否则的话,没有办法真实成就一种菩提的善根,无论是最初产生或者是中间不断辗转增长的这些功德没有办法真实成就,因为无加行或者说非处加行或者说不如理加行都有这样的。所以,你开始有加行,但是你加行成了非处加行那也不对,或者说不是非处加行,但是又成了不如理的加行等,那这样的话还是始终没有办法成熟、成就菩提的真实善根。

以上这三个方面,“无加行”着重在不入善法上,“非处加行”着重在不具足善法增长之因上,“不如理加行”着重在不具足正修关要上,以这三种就能障碍菩提之因的真实善根。这三种当中只要有一种没有断除,就没有办法产生成就菩提的真实善根。所以,假如你自己的心相续当中的真实善根生不起来,那就要向内检点自己的相续,是不是存在上面的三种障碍,只有把这些障碍一一消除,善根才能在心相续当中生起,所以,作为一个修行人,必须以精进心趣入修善,而且必须长期依止佛菩萨的善说如理闻思,如理闻思之后必须再再缘闻思所决定的法义如理作意,只有这样,才可能在相续中引发能够成就菩提的真实善根。假如不这样励力修持,即使你修上一大劫,也没有希望生起菩提善根。

比如,我们修习道次第,从下士道的念死无常开始,一直到上士道的止观,如果真正如法的闻思、再由闻思而数数如理作意,那决定可以逐渐在自己的相续当中真实生起三士道所摄的种种善根——比如信心、精进心、出离心、大悲心、菩提心等等。但是,我们往往发现许多学佛多年的人,连很基本的善根也没有生起,这个原因就是相续当中存在上面所说的三种障碍,决定是这样的。弥勒菩萨所讲的完全是真实语,没有任何不成立、不决定的过失。这个《辨障品》的内容,对我们的修行非常重要。希望大家好好学习这些宝贵的教言。

(上面讲了第一段,就是以无加行、非处加行和不如理加行能障碍真实善根的发起。认定了善根的能障之后,就要在每一种障碍上努力对治,假如障碍不能消除,那决定无法生起道果的功德,而最终出离杂染现前清净的殊胜境界。反过来,如果能够把无加行转变为有加行,把非处加行转变为处加行,把不如理加行转变为如理加行,这样以有加行、处加行和如理加行决定能够辗转出生真实的善根。和三种能障相反,这个有加行、处加行和如理加行就是能生的法。所以,实修的关要就是对照自己的心相续,消除能障,转为能生。后面每一段的内容都要这样理解。)


善是生起能作,就像以识因能够生起心识一样(这里的识因是指诸根)。

相续当中具有善根,以此就能生起菩提,所以“善”就是菩提的生起能作。比如有了眼根,就能生起眼识,假如眼根损坏变成瞎子,那就无法生起见到各种颜色的眼识。同样的道理,在各自的心相续当中不具足善根,菩提也决定无法现前。佛在经典当中,总是讲“善男子、善女人”,这是说明甚深佛法的当机者唯一就是善人,成就菩提的法唯一是善人的法。如果人格不贤善,相续当中没有深厚的善根,那决定无法生起菩提。相反,如果是大忠大孝之人,遇到了佛法,成就会很快,决定能够生起无上菩提的殊胜果。所以,第一个善就是生起菩提的能作。世间上的人有了钱,可以造房子,十层、二十层、一百层都可以造起来,但是以钱却没有办法造就无上菩提的大厦。那么,这个菩提的大厦要靠什么才能造起来呢?就是要靠“善”,就要靠“德”。自己的心相续当中有了深厚的善根,那么天堂等等这些很容易可以造,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你自己的心里有善法,有了福德,确确实实,有了善根的功德,那么天堂自然可以自现,所以我们知道相续当中有了深厚的善根,那么天堂可以造,净土也可以造,无量宫也可以造,大乐殿也可以造,甚至功德池也可以真实造作,而且佛陀的相好身等等一切都可以造出来。所以,唯一依靠我们的“善”来造就究竟的安乐。

但是,需要了知,很少有人真正明白这个观点,很多人不明白,所以,始终都是心外求法,对相、对钱财特别特别执著,完全这些不是修行人的范畴,所以,上面已经说到,善法就是造成菩提的根本的法。这样一层一层弥勒菩萨作抉择的时候,我们有头有尾的或者如理如法的,或者说通过真正的弥勒菩萨的教言对照自相续,来遣除种种颠倒的邪念以及颠倒的行为,趣向真正的菩提道路,这个是一点没有问题的。但是没有福报、没有善根的人,再想做很多圆满的事也是没有办法真实圆满成就的,所以,积累善法或者说真正如理如法地修善根,这是相当重要的,因为没有这个,没有办法成就菩提等的功德。刚前面所说一样的,很少有人真实明白,其实我们这个世界最需要发展的就是“善”,不是去向外发展饮食、发展服饰、发展建筑、发展声光电器,也不是去发展卫星、导弹,这些并不重要,它不可能把我们带向究竟的菩提。最主要的、最根本的、最重要的,就是要发展我们内心的善心,这是最本质的东西。也只有这个善法才能把我们本具灵性的生命升华、开展成为具有无限智、悲、力的佛陀,只有这个善法才能让生命达到彻底的自由和解放,解放到什么程度呢?解放到能够周遍法界,能够任运行持一切利益有情的事业。所以,善是到达生命圆满的唯一动力和源泉。

我们看看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本生传记,佛之所以成佛,唯一是由善心过来的。在往昔的历劫当中,佛陀发过无量的善心、做过无量的善法,除了“善”之外,不可能再有第二种生起菩提的能作。所以我们一切听闻佛法、思维佛法、修习佛法,都是要发展内在的善心。这个“善”,才是我们内在的佛堂,这个善法才是我们内在的经书,这个善法确确实实是我们唯一的哲学。

所以说,世亲菩萨说的“唯一善是菩提的生起能作”,意义非常深刻。假如不具足这个“善”字,那确实就像没有钱任何东西都买不到一样,在内在菩提的造就上,什么也不能做。所以我们就知道,做清净的善法、积累清净的善根很重要,没有积累善法就像一个人没有钱一样,完全跟乞丐一样,大的事情以及小的吃和住甚至穿的一件衣服都找不到的,就像这样的,内在的心相续上面没有善法的功德的话,那么获得无上的菩提果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们就知道,内在的菩提的造就在依赖善法上面,没有善法的功德,或者说不具足善根,那么内在的菩提也就没有办法造出来。所以一定要遣除无加行、非处加行和不如理加行,按照有加行、处加行和如理加行来行持做善法,这样才可能从杂染的境界当中,一步步发起内在的善法。这就是最关键的法,而且这是第一个关键法,这里讲十个关键法,其中第一个就是刚上面所讲的善。这样我们了知,平常我们不做清净的善法,就是无加行或者非处加行或者不如理加行,导致没有真实积累善法,而且积累了很多罪业,所以说,没有办法修菩提的种种功德。如果真正有加行、处加行 如理加行来行持,这样才可能从一切轮回杂染的境界当中一步一步发起内在的种种的善法,这就是第一个关键。

——以上两段选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不生、不起正思惟、资粮未圆满。

能障:不生善法,不起正思惟,资粮未圆满。

所障:缘大菩提发心,也就是发菩提心。

①不生善法:就是没有生起菩提之因的清净善法。

②不起正思惟:就是没有发起如理思惟。特别是指,对于菩提和菩提的行持之道,没有发起数数如理思惟。

③资粮未圆满:就是菩提之因的福慧两种资粮没有达到很具足圆满的地步,也就是福慧资粮没有双运。

由于具足这三种能障,所以,缘无上大菩提的清净的发心也就是说发菩提心没有办法真实成就。原因就是已经具足了三种能障法,也可以说因为不具足信心和精进而导致没有生起善法,没有对于菩提的道果发起数数如理思维而导致没有增上善根,以及福慧两种资粮没有双运而圆满,所以对于无上大菩提不能发心。这三种能障当中,不生善法是着重在善法不生起上,不起正思维是着重在善根不增长上,资粮未圆满是着重在善根不圆满上。菩提心毕竟是善根到达成熟而生起的珍宝善心,所以具足三种能障当中的一种,都会障碍他的生起。

下面要反问自己:我对于大菩提有没有发起真正、没有半点虚假的菩提心呢?假如没有发起,那障碍在什么地方?对照补处弥勒菩萨的教言,我们反省自己:

①我发过多少好心、做过多少好事?对于周围环境当中的父母兄弟、同事朋友等最为亲切的众生,我有没有慈悲喜舍的善心,我有没有生起利他的行为,我有役有真实的发起十善,我有没有对于众生生起悲愍。如果这些很基础、很切近的善法都一点没有落实,那怎么可能从一种下劣的恶心,忽然摇身一变,就变成心怀无量众生、尽未来际誓愿度脱而唯求无上菩提的真实菩提心呢?这不是有一点不合乎道理吗?

②我对于菩提心以及菩提的行道做过多少如理思维呢?比如,世间的智者对于一生追求的目标以及一生要走的道路,都会以理智反反复复、认认真真的思考,一旦心里明白所求的果是极有意义的果,所行的道是光明、坦荡的大道,那他就会增上自己的欲乐,而且会因此而发下强烈的誓愿,一辈子走这条光明大道。现在,对于无上的菩提以及伟大的菩提正道,我做过多少次如理的思维呢?是不是根本没有如理思维过,或者只是少数几次思维过呢?大多数时间考虑的都是世间的名闻利养、饮食男女等。以这样下劣的心态,当然发不起缘无上大菩提的伟大愿心。

③我的福慧资粮有没有真实双运呢?检查起来是不是只有一种小福小慧?比如,修一点福德,也是强烈执著一种人天的圆满,并没有目空三界、上求无上菩提的大志向,这说明是福中无慧。修一点慧,也是仅仅执著一种寂灭的小乘境界,并没有下化众生的大心,连稍微接触众生、随顺众生做一点利益都不肯发心,这说明是慧中无福。以这样一种痴福和偏慧,毕竟不是大人之器,当然发不起“上求菩提、下化众生”的无伪菩提心。

这样反省下来,就知道:自己发不起菩提心的原因,确确实实是相续当中存在障碍。如果不努力遣除,终究还是无法发起真正的菩提心。所以说,现在末法时代的众生,他自己不观察自己相续当中有很深重的障碍,包括产生菩提心的障碍是哪些,三种当中自己相续当中存在哪一种,他都没有反省,然后口头上说“我发菩提心,我是大乘的行人”,是这样说大话,实际欺骗自己而已。真正来说,你相续当中产生一种无伪的菩提心的话,刚上面讲的,这三种障碍必须要远离的,没有远离障碍,正面的菩提心无法生起的。所以,要反省自己,确实需要观察自己相续当中发不起菩提心的原因是什么,原因就知道,确确实实相续当中存在障碍,如果不遣除这个障碍,始终都发不起真正的菩提心。这样认清了病因之后,把能障转变成能生,那菩提心的苗芽一定可以在被善法之水滋润的心地上发起来。所以,用功的地方就在三种能生上面,首先要以精进心和信心修集万善,要日日不断的做好事;然后要有伟大的理想和抱负,缘着无上的佛果、缘着深广的菩提道,再再的如理思维,这样就能激发和增广善根,最后会出生坚固的菩提誓愿。第三就是要福慧双修,修福的时候要以智慧摄持,不堕为人天的痴福,修慧的时候要以方便摄持,不堕入小乘的偏慧,以这样的方式来修集资粮,这个就是真正大乘行人福慧双修的一种殊胜资粮。只有福慧资粮具足,才能真实发起以智慧上求菩提、以大悲下化众生的伟大菩提心。

②菩提是安住能作,就像以四食能安住三有的身体一样。

四食就是段食、触食、思食和识食。以我们欲界人的段食来说,假如七天不进食,这个人就会死亡,身体无法再延续而安住。相反,如果能保证进食,就能使身体安住。所以,食是身体的安住能作。同样,假如我们的心相续当中没有菩提心的摄持,那么一切所做所行的善根,就会像芭蕉树结果一次就枯萎一样,成熟一次果报之后就会彻底穷尽。相反,如果以菩提心摄持,那善根乃至成佛之间都会在相续当中不断安住。所以,菩提心就成了获得无上菩提的根本的一种能作,而且,一切一切善根安住的能作唯一就是大乘不共的菩提心,以菩提心摄持的话,一切一切的善根确实不断地增长,而且相续当中不断安住的,也就是说善根乃至成佛之间都会相续当中不断安住的。

佛也在《大集经》上面这样说:“譬如天雨一滴之水,堕大海中,其滴虽微,终无灭尽。菩萨善根,愿向菩提,亦复如是,无有灭尽。”就像一滴雨水融入大海,雨水虽然微小,但是因为融入了大海,所以乃至大海未尽之间不会灭尽。同样的道理,我们的善根,如果以大乘菩提心摄持,愿向于菩提,那乃至菩提果之间,也不会灭尽。所以菩提心是善根相续安住的能作。

大家想一想,除了珍宝菩提心之外,有没有第二种让善根相续安住的能作呢?确实是没有的。为什么呢?因为一般追求三界安乐的心也好,或者是寻求小乘阿罗汉果的发心推动下所做的善法,都是有限的,都是会穷尽的,不可能产生无穷无尽的功德,所以,除了这个珍宝菩提心之外,确实没有第二种让善根相续安住的能作。如果只是一种追求三界安乐的心,那就会成为“三世冤”,也就是第一世行善,第二世享福,第三世享福穷尽以后会堕落,根本无法安住。如果是寻求自了的小乘心,那在获得阿罗汉果入涅槃之后,善报就会穷尽,不会再有。相比之下,以菩提心摄持的善行,不但不会穷尽,反而越来越茂盛。所以,离开了大乘的菩提心,不可能使善根相续安住而恒时生果。我们要获得佛果,我们要趣向大般涅槃的境界,在具足善的生起能作之后,第二个关键,就是要具足菩提心的安住能作。对于它来说,不生善法、不起正思维、资粮未圆满就是根本性的障碍,必须一一遣除,我们才有可能让善根安住、绵延不尽。
                                                              ——以上两段选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法义】认识“摄受”的三种能障及“摄受”的作用
能障:缺种性,缺善友,心极疲厌。
所障:以加行真实摄受菩提(或者讲以加行真实趣入菩提。)

①缺种性:就是不具足大乘种性。大乘种性具有何种相呢?弥勒菩萨在《大乘庄严经论》当中说:“大悲及大信,大忍及大行,若有如此相,是名菩萨性。”也就是大乘种性的人,见到众生的痛苦,会自然生起大悲;听到大乘的深广妙法,即使听不懂,也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欢喜和信心;而且,听到为了利益众生需要行持各种难行的时候,心里会随喜赞叹,能够深深忍可于心,不会怖畏;而且,对于六度的善根,自然会很欢喜的去踊跃行持。具有这样大悲、大信、大忍、大行的贤善之相,就是大乘菩萨的不共种性。如果不具足这样的内在素质,就叫缺种性。

②缺善友:就是不具足善知识,这里的善知识特指宣说大乘深广妙法的善知识。这样大乘不共的善友——善知识才能真正引导无上菩提的境界,但是,如果缺少这样的善友也就是说不具足大乘的善知识,那就没有办法真实趣入大乘的菩提道。大乘善知识的法相,在《大乘庄严经论》当中弥勒菩萨讲了十种相。唐译《大乘庄严经论》上说:“调伏除德增,有勇阿含富,觉真善说法,悲深离退减。”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当中我们详细解释过,这里不再解释。今天时代恶浊,不容易找到这样十相具足的大乘善知识,但是至少也须要具足总体功德的八分之一。如果没有依止这样具相的大乘善知识,就叫“缺善友”。

③心极疲厌:就是对于大乘道的苦行心里很疲厌,不愿意吃苦。

以这样缺种性、缺善友、心极疲厌,就会障碍以加行真实摄受菩提,这样就不会实修深广的大乘法,不能身心趣入六度四摄的广大菩萨行。

以世间的比喻来说,比如学武术,决定能不能练好功夫的因素,有三个,首先是要有练武的气质,假如是一个文弱的白面书生,连抓一只鸡的力气都没有,这样就不是练武的材料;其次是要有高明的师父,能够在关键的地方指点策励;第三就是要有刻苦的精神,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只有长期苦练、心里不退缩,才能在外炼好筋骨皮,在内炼好精气神。如果三个条件缺少一个,也不可能炼好功夫。

同样道理,要得到世间和出世间的任何一种成就,都必须具足三方面的条件,第一个是内因,也就是内在的种性或者素质;第二个是外缘,也就是外在具相的导师;第三个就是在加行的过程中,要有堪能,坚固的心性,能够一直贯彻到底。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假如种性不具足,那是天份不够,不会有大的成就。假如没有导师引导,也很难获得门径。假如在实际加行的过程当中,心力不够,那遇到内外身心人事的困难,就容易退心,会导致前功尽弃。所以缺种性、缺善友和心理疲厌,就是实际加行的障碍。弥勒菩萨说的非常非常准确。

我们要想真正趣入大乘的实修,就要消除三种障碍,反过来要在因缘上具足三种能生,诸法依缘起,因缘不具足是不可能成功的。三种能生就是内在要具足大乘的种性,要有那样大悲、大信、大忍、大行的素质,如果没有,就要努力从各个方面培养,把人格的基础打好,使自己成为大乘的决定种性。其次是要依止一位具相的大乘善知识,这是一切成就的所依,凡夫人不依止大乘的善知识,只是自己盲目修行,一般很难有成功的希望。第三就是自己要有勇悍坚固的心。这三个如果具备,一定能够真正趣入大乘菩萨行的实修。

摄受是任持能作,就像以大地能够任持一切有情。(摄受是以加行趣入菩提的意思。任持,任是负荷、担负的意思,持是不失坏、保持的意思。)

比如,我们人类居住在大地上就会觉得很安稳,假如脚踩在悬崖峭壁上,那就很危险,随时可能坠落。同样的道理,以加行实际去摄持菩提,那就可以让安住的善根任持而不失坏。相反,如果没有以加行实际摄受,安住的善根就会失坏。月称菩萨在《入中论》当中说,“若有瞋恚诸佛子,百劫所修施戒福,一刹那顷能顿坏,故无他罪胜不忍。”按宗喀巴大师在《善显密意疏》当中的解释,大力菩萨瞋恚力弱菩萨会毁坏百劫通过修习布施、持戒波罗蜜多所积累的善根。至于力弱菩萨瞋恚强力菩萨,以及能瞋和所瞋势力相等这两种情况,同样具有相应的摧毁善根的量。

这个瞋恚烦恼只是做为一种比喻而已,也就是,只是以嗔恚为例,其余六度的违品也都会相应地毁坏善根。所以,要想让安住的善根不被损坏,唯一依靠以加行真实趣向菩提,也就是要以实修布施度过悭吝的此岸,要以实修持戒度过破戒的此岸,要以实修安忍度过瞋恚的此岸,要以实修精进度过懈怠的此岸,要以实修禅定度过散乱的此岸,要以实修般若度过邪慧的此岸。除了这个以实修摄受菩提之外,不可能再有其他方法能够遮止六度的违品而不让善根失坏。所以,唯有以加行摄受菩提才是使安住的善根不致于损坏的任持能作。
相反,缺种性、缺善友以及心极疲厌,就是这个任持的障碍。我们人都想一生平安,但是对于初学者来说,在菩提道上往往以自身的原因充满了种种曲折和坎坷。所以,自己的心相续真要像大地一样任持住一切善根,只有一种办法,就是要具足种性,依止善知识,同时心力要勇悍,心力要坚固,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菩萨道上坚定不移的实修,除此之外,不可能再有第二种任持能作。这就是第三个关键。

在这里有人会有疑问:“既然菩提心是善根的安住能作,怎么又会被六度的违品损坏呢?”我们按《善显密意疏》当中的观点来解释,以瞋恚为例,宗大师说:虽然经中也讲到菩提心所摄的善根不会穷尽,但这是说生果无尽的意思,并没有说以瞋恚不能损坏。


                                    ——以上两段出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法义】认识“有慧”的三种能障及“有慧”的作用

能障:缺正行,与鄙者同居,与恶者同居。

所障:成为具慧菩萨(这里是讲资粮道和加行道——胜解行地的菩萨,也就是说大乘凡夫地的菩萨叫胜解行地的菩萨或者说这里所讲的具慧菩萨。)

①缺正行:就是六度的正行不满足,很多方面有欠缺,作的很不够。在上面第一段当中,也讲到善根的能障——无加行。这里的缺正行和无加行有什么差别呢?没有详细观察认为好像都是一样的,但是我们需要了知两者的差别一者无加行是完全没有加行,所以叫做无加行;然后有加行但是不满足,完全没有加行,这叫做缺正行。一个是全无,一个是不足,这就是两者的差别。

②与鄙者同居:所谓鄙者,就是接触以后会让自己菩提心退失的人。鄙是庸俗、浅陋的意思。和这种鄙者在一起生活,是第二种能障。

③与恶者同居:所谓恶者,就是对于大乘法和大乘人具有瞋恨,而且寻求过失的恶人。和这种恶人在一起生活,就是第三种障碍。

下面分析鄙者和恶者的差别。

世亲菩萨说:“此中鄙者,谓愚痴类;乐毁坏他,名为恶者。”所以,鄙者就是愚痴的人。恶者,就是喜欢毁坏他人的恶人。而且在窥基大师的《述记》当中具体讲了恶者的相,就是喜欢说他人的过失,喜欢破坏他人的善事,对于他人的功德喜欢遮隐,对于他人的过恶喜欢赞同。这样隐善扬恶、破善赞恶的人,就是恶者。

为什么以上三种能障会障碍成为具慧菩萨呢?下面具体分析一下:

①由缺正行让正慧不产生:

从两个侧面来看:

第一个侧面,如果我们不具足如理的正行,那不如理的邪行就会生长。这样就会障碍自己,使正慧不产生,也就是没有具足布施、持戒、安忍、精进、禅定、智慧的正行,那就会以六度的违品——例如悭吝、破戒、瞋恚、懈怠、散乱以及邪慧等,障蔽清净的智慧,使智慧生长不起来。每当我们在菩萨行上有所亏欠乃至有所违背的时候,实际上都会障碍自己成为具慧菩萨。比如我们遇到逆境的时候,没有安忍,而是生起瞋恚,或者我们在行住坐卧当中不是摄心安住,而是任意散乱,以这个瞋恚和散乱就会障碍如理智慧。

第二个侧面,从积极的角度来说,只有把自己投身于六度的实践当中,才能在实际的菩萨万行当中产生出大乘深广的智慧。就像一个游泳健将,必须到大江大河当中历练,才能练出真正的游泳技能。同样,假如不是在一切人事境缘当中,历事炼心,假如不是对于大乘的六度万行一一躬行实践,那么怎么可能发展出真正通达大乘的智慧呢?所以,如果在六度的正行方面有欠缺,就是菩萨正慧的障碍。

②由与鄙者和恶者同居障碍正慧:

这个鄙者和恶者就是正慧的违缘。鄙者,有些只是耽著现世的名利,有些只是耽著后世人天的福报,有些是自私心很强、只看重个人利益,没有很高尚的志向和很远大的智慧。所以和他接触,自己的性情容易转移,会忘失甚至退失大乘的清净菩提心,这样就会障碍大乘的智慧。和鄙者接触会障碍正慧我们上面讲了。那么和恶者同居会怎么样呢,也是一样的,和恶者同居也是不知不觉就会受到恶的影响,和恶人接触久了,渐渐就会远离贤善,语言、行为以及性情都会变得恶劣下流。这样的结果就是障蔽心性,让智慧无法开发。了知能障之理以后,反过来就是能生之理。每个有善根的人,都是希望自己能够升华成为具慧菩萨,那就要在三个能生上面下手,第一是要在六度的正行上充实圆满,以前有缺陷的地方,都要努力修补改正。第二是要和高尚之士共住,这里的高尚之士,就是指接触以后能够让你的菩提心增上的大德。第三是要和贤善之士共住。贤善之士的相,就是隐恶扬善,喜欢赞叹别人的功德,不喜欢宣扬别人的过失。对于善行成全、赞叹、随喜,对于恶行劝诫。特别来说,贤善之士就是对于大乘佛法、大乘行人特别欢喜的善人。

如果能够具足这三点,最后就可以成为胜解行地的具慧菩萨。

④有慧是照了能作,就像以油灯能够照了黑暗当中隐蔽的色法。

没有智慧的人就像在夜晚黑暗当中看不见色法的相状一样。黑暗当中虽然有色法,但是见不到。同样道理,虽然菩提以及菩提道的体相本来存在,但是没有智慧就什么也不了知。相反,如果自己心相续当中生起了智慧的光明,就可以无误了知菩提因、菩提果的体相,所以,有慧就是菩提因、果、体相的照了能作。

大家要知道,世界上有两种盲人,一种是眼根损坏的盲人,一种是内在不具智慧眼的盲人,前者就是色法上的盲人,后者是心灵的盲人,其中以后者更为可怜。

只有心里有了清净的智慧,才会明白自己生生世世要走何种菩提之路,才会明白生命的归宿究竟在哪里。没有智慧的人,确实很可怜的。我们看看这个世界几十亿的人类,有多少人在趣向三恶趣的险路上狂奔,有多少人在登高必跌重的人天路上漫游,有多少人在毫无实义的外道邪路上行走,有多少人在狭小迂曲的小乘出离路上行走,他们所趣向的果位,或者是痛苦充满的三恶趣,或者是周遍坏苦和行苦的上界天,或者是化城的小乘涅槃。之所以会导致不入大道以及最终不得究竟果位,原因就是心相续当中没有清净殊胜的智慧。所以,我们就知道,没有智慧的话确确实实是很可怜的。三界六道当中讲也好或者按照大乘的观点来讲,甚至小乘的行人也是非常可怜的,没有直接趣向无上菩提的道路,完全是一种歧途的状态。所以,没有智慧就产生很多很多的过失。而且我们知道,没有菩提的功德,没有菩提道的修行,肯定没有办法成就暂时和究竟的一切佛菩萨的功德。但是这个的修法的根本也是需要具足清净、甚深的智慧,没有智慧的话,刚前面所说的,在世间人有多少人真正趣向无上菩提的道路,我们一观察就会明白。或者说从佛法所讲的因果规律来推理的话,很多人趣向三恶趣的道路,有些人只求人天的圆满,或者说有些毫无实义的追求邪魔外道行持的法,或者一种狭小的发心,趣向一种小乘的果位。这些都是没有智慧导致的一种问题。照了菩提的大道以及生命最终的归宿,唯一依靠具慧。这不是在地图上能画得出来的,也不是单单靠诸佛菩萨、自己不具足内因,就可以赐给你的。既不可能用钱买到,也不可能用权势抢到,也不可能凭着幻想就能得到。所以,只有在内外因缘具足而在相续当中生起智慧的时候,才能明了菩提因果的体相。唯一具有智慧才是照了能作。这样的话我们就知道,的的确确没有智慧,只是凭一种世间的权势,或者只是作一种幻想,或者只是依靠其他的佛菩萨加被,自己任何内的因缘都不具足,只是这样求一种菩提果,这个是永远得不到佛果,永远得不到真正菩提的功德。所以,里里外外的因缘具足而在心相续当中生起智慧的时候,才能明了真正无上菩提的因和它的种种功德以及大乘菩提果的体相等等。唯一具足智慧才能真实通达的,所以,智慧成了一种照了能作。

假如,我们在内缺乏六度的正行,在外不和善知识、善友共住,那就陷在无法照了的障碍当中,永远会和瞎子一样,看不到自己的菩提大道以及生命最终的归宿,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深重的障碍呢?所以说,为了发起照了能作,一定要努力实践六度,外在要依止高尚、贤善的善知识和道友,这才是真正趋向菩提的一种主要的条件。

这样我们就真实明白了,真正需要趣入大道以及最终获得究竟果位的话,它的因唯一就是智慧。相续当中有了智慧能够照见菩提大道,能够照见生命最终的归宿,能够照见万事万物的实相的本性,所以,这也是成了照了能作,也是这里讲的第四个关键法。
                                                          ——以上两段选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法义】认识“无障”的三种能障及“无障”的作用
及本性粗重,懈怠放逸性。

能障:本性粗重,懈怠,放逸。
所障:无障之修道。

①本性粗重:就是俱生恶取处,也就是俱生的烦恼障和所知障,因为是众生生来就有的,所以叫本性粗重。

②懈怠:就是行善不够勇悍。

③放逸:就是对于有漏业,自己的心不是很谨慎的防护。

以这三种能障能够障碍断障的修道。因为这个修道就是能够断障的一种出世间的修道,具足俱生的(不是遍计的)烦恼障和所知障或者说具有本性粗重、懈怠、放逸以这三种能够障碍能够断障的出世间修道。

障碍的原因:以本性粗重以及懈怠、放逸不会增长修道功德。

能生:断除本性粗重,具足精进和不放逸。

⑥无障的修道是分离能作,就像能够割草的镰刀一样。

什么是分离呢?就是让俱生的两种障碍断灭,或者从心相续当中分离,这唯一依靠出世间的修道,所以修道是分离能作。

比如,用镰刀就可以把草割断,割掉的草就被分离出去,所以镰刀是草的分离能作。同样,以出世间的修道能够让俱生的两种障碍从我们的心相续当中分离而不再存留,所以大乘的出世间修道是俱生二障的分离能作。这里的修道是指修道的殊胜智慧。我们只有在见道之后,进一步遣除本性粗重(也就是俱生二障),而且远离懈怠和放逸,才能逐渐生起二到十地见法界越来越明显的修道智慧,这样才具有相应于各地的分离能作。这就是第六个关键。


                                            ——以上选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法义】认识“无乱”的三种能障及“无乱”的作用
倒粗重三余,般若未成熟。

能障:颠倒粗重,三障具一,般若未成熟。
所障:无错乱的见道。

①颠倒粗重:就是自己身口意三门多行粗重,以颠倒的烦恼粗劣、沉重,所以叫做颠倒粗重。

②三障具一:三障就是烦恼障、业障和报障,三障当中还存在一些障碍。

③般若未成熟:就是还没有成熟闻思的清净智慧。

以这三者就会障碍现见真谛的无错乱见道。

能生:遣除颠倒粗重,三障消除,闻思的智慧已经成熟。

以这三种能生,就可以生起出世间见道。

⑤无乱的见道是变坏能作,就像能够烧煮的火一样。

什么是变坏呢?就是把迷乱转灭,这唯一依靠无乱的出世间见道。所以出世间见道是变坏能作,这个意义,我们首先通过比喻来讲,通过比喻抉择后,再跟实际意义一对照,才明白,弥勒菩萨和世亲菩萨所讲的确实非常准确,非常非常殊胜,是这样产生一种定解。

比如一块木块用火就能把它烧坏,不用火烧而用沙埋,那它一直也坏不了,所以火就是木块的变坏能作。同样,以出世间的见道才能超越世间,让三有世间变坏,除了无错乱的见道智慧,以其他的世间禅定、一般的布施等的世间福德或者世间的慈悲等,都不可能灭除迷乱,摧坏世间。所以说,出世间见道是世间的变坏能作。

弥勒菩萨在《宝性论》当中说:“菩萨如实知佛性,解脱生老病死等。”圣天菩萨也在《四百论》当中说:“见境无我时,诸有种皆灭。”法称菩萨也在《释量论》当中说:“我彼从缘生,是无我见依,空见得解脱,余修皆为此。”很多菩萨在很多大论当中讲的跟这里所讲的完全是成了一致,所以,唯一见道才能真正超越世间,唯一见道才是世间的变坏能作。这个就是第五个关键。为了获得出世间的见道,必须遣除颠倒粗重、三障以及般若不成熟的障碍。这就是具慧菩萨在胜解行地需要努力的地方。


                                 ——以上两段选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法义】认识“回向”的三种能障以及“回向”的作用
第七段:著有著资财,及心性下劣。

能障:贪著诸有,贪著资财,心性下劣。
所障:大乘不共的善巧回向。

①贪著诸有:就是贪著三有的五蕴。

②贪著资财:就是贪著悦意的色声香味等的受用,对于外物的享受非常耽恋。

③心性下劣:就是对于广大的行持善法心性很怯弱,发不起大心。

以贪著诸有和贪著资财就不能放舍,以心性下劣就会导致愿力狭小,这样会让自己的心趣向于其它法上面,不能一心回向无上菩提。

相反的能生:不执著诸有,不执著资财,心胸广大。

不执著三有的有漏身体和资财,心量广大,这样决定能够把一切善根回向无上菩提,回向给一切法界众生。

⑦回向就是转变能作,就像以工巧能够把黄金转变成手镯等一样。这个比喻讲得很具体,通过这个比喻,这时候所讲的意义,才能真实圆满地通达。所以,世亲菩萨也是很善巧的方式,讲了这些比喻,这里的比喻刚前面所说的,以工巧能够把黄金转变成手镯等。

比如,能工巧匠把一块黄金的材料善巧的转变成为精致、美观的手镯、戒指等等,所以工巧就是黄金的转变能作。

我们所修的一点善根就像是黄金的原料一样,智慧就像是能工巧匠一样,回向就像是工巧一样。通过回向就可以把所修的善根转变成广大、无尽的善根,所以回向是善根的转变能作。打个比方,比如一个小孩有一块钱,如果他发心把这一块钱献给全世界所有的人,而且祈愿每个人都能得到究竟的安乐,这样一块钱的意义就变成无穷无尽了。就像比喻这样,回向是善根的转变能作。在日常生活当中,如果自己所积累的一点一滴的善根,都能按照《普贤行愿品》等等那样,把它回向深广无穷无尽的法界,回向无上的佛果菩提,回向尽虚空界的有情,回向历劫度生、永无疲厌的菩萨行,这样,叫做真正善巧方便回向善根,这样决定可以让自己的善根变得像虚空一样广大无尽。所以,有回向和无回向在善根的转变上具有很大、很大的差别。

我们想一想,所谓善根,都是在一念心上面安立,如果自己的心上不能转,在心外哪里有其他的转变能作呢?我们总想依附一种心外的力量,认为以它可以让自己的善根突然变得广大无比,虽然谁也无法否认上师三宝的加持,但是这也是在自己具足内因的前提下才能实现。为什么总是特别重视外在的形相,而忽视离自己最近的一念心的转变呢?这不是最为切近、最为真实的当下之事吗?一切一切法都是依于心的,如果你的心量能够打开一点,那不是直接在善根上转变吗?而且你这样做,不是直接就能和上师三宝、诸佛菩萨相应而获得殊胜加持吗?所以我们就需要明白,做善法尤其是最终回向善根的时候,必须自己的心需要清净、需要广大,需要不共的甚深的境界当中做回向的话,那这就是不共的一种善巧方便,所以我们就知道,回向就是一种善巧法,而且回向就成了转变能作。有什么障碍我们这样做殊胜回向呢?确实没有任何外在的东西障碍我们,做障碍的唯一是自己的虚妄分别,唯一是自己对于三有身体和资财的贪著,以及自己的心性下劣。如果不打破这种贪著,如果不转化下劣的发心,怎么能把善根回向于广大无尽的法界呢?所以,只有破坏这些障碍,就是三种障碍:耽著身体、耽著资财、耽著自己的心性下劣,这些必须要破坏,只有破坏这些障碍,才能有力量以回向而转变善根。

                                      ——以上两段出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特别声明:本站若有文章侵犯您的版权等,请联系我们,收到通知后我们会在12小时内删除。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