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三毒五盖——来自内心的魔障2

   发布时间:2015-04-13 来源:

 

五盖  【五盖】
  (梵pan~ca a^varan!a^ni,巴pan~ca a^varan!a^ni,藏sgrib-pa-ln%a)
  五种覆盖众生心识,使不能明了正道的烦恼。盖(a^varan!a)乃烦恼之异名,有障、覆、破、坏、堕、卧之义,如《大毗婆沙论》卷四十八云(大正27·249c)︰‘何故名盖?盖是何义?答︰障义、覆义、破义、坏义、堕义、卧义是盖义。此中,障义是盖义者,谓障圣道及障圣道加行善根,故名为盖。覆义乃至卧义是盖义者,如契经说,有五大树种子虽小,而枝体大覆余小树,令枝体等破坏堕卧,不生花果。云何为五?(中略)如是有情欲界心树,为此五盖之所覆故,破坏堕卧,不能生长七觉支花、四沙门果,故覆等义是盖义。’
  (1)贪欲盖(ra^ga-a^varan!a)︰谓众生贪爱世间男女、色声香味触法及财宝等物,无有厌足,以此贪欲覆盖心识,禅定善法不能发生,故名贪欲盖。
  (2)嗔恚盖(pratigha-a^varan!a)︰谓众生或于违情境上,或追忆他人恼我及恼我亲而生忿怒,以此嗔恚能覆心识,令禅定善法不能发生,故名嗔恚盖。
  (3)惛沉睡眠盖(stya^na-middha-a^varan!a)︰又作睡眠盖。睡眠者,意识惛熟,五情闇冥,众生以此睡眠覆盖心识,令禅定善法不能发生,故名睡眠盖。
  (4)掉举恶作盖(auddhatya-kaukr!tya-a^va-ran!a)︰又作掉戏盖、调戏盖、掉悔盖。掉悔者,身无故游行为掉,心中忧恼为悔,谓众生以此掉悔覆盖心识,令禅定善法不能发生,故名掉悔盖。
  (5)疑盖(vicikitsa^-a^varan!a)︰疑者痴惑也,谓众生无明暗钝,不别真伪,犹豫之心,常无决断,以此疑惑覆盖心识,禅定善法不能发生,故名疑盖。
  以上五者中,惛沉睡眠盖系合惛沉、睡眠二者为一,掉举恶作盖乃由掉举、恶作合并为一,余三盖皆单一成立。盖惛沉、睡眠之所食、对治、事用皆相同,故立为同一盖;掉举与恶作亦然。余三者一食一对治,故自成盖。如《大毗婆沙论》卷四十八云(大正27·250b)︰‘复次以三事故,各共立盖,谓一食故,一对治故,等荷担故。此中,一食一对治者,谓贪欲盖以净妙相为食,不净观为对治,由此一食一对治故,别立盖。嗔恚盖以可憎相为食,慈观为对治,由此一食一对治故,别立一盖。疑盖以三世相为食,缘起观为对治,由此一食一对治故,别立一盖。
  惛沉睡眠盖以五法为食︰
  (一)萺愦,
  (二) 不乐,
  (三)频欠,
  (四)食不平性,
  (五)心羸劣性,以毗钵舍那为对治,由此同食同对治故共立一盖。
  掉举恶作盖以四法为食︰
  (一)亲里寻,
  (二)国土寻,
  (三)不死寻,
  (四)念昔乐事,以奢摩他为对治,由此同食同对治故,共立一盖。
  等荷担者,贪欲、嗔恚、疑一一能荷一盖重担,故别立一盖。惛沉睡眠二二能荷一盖重担,故共立盖。

 

【法义】所断障碍总说
通过上面对于杂染和清净体相的辨别,我们就知道杂染和清净的差别是在现相上安立,并不是实相上安立的。那么我们做为一个凡夫,处在有垢位,并没有失去自性清净的法性,但是因为虚妄分别而导致法性不能真实现前。现在要寻求涅槃的果位,证入法界,它的障碍唯一就是虚妄分别,这就是所断。实际上第二品所要辨别的障碍种类,也就是虚妄分别的种类。弥勒菩萨在第二品当中专门就是辨这个障碍,那么我们想辨障的必要性是什么呢?辨障的必要性就是:只有认定、认识了自己相续当中存在的障碍,才知道在什么地方需要纠正对治。假如连什么是障碍、能障有哪些、所障是什么、为什么会障碍这些道理都搞不清楚,那么怎么可能断障而证入真实性呢?所以,这一品当中,我们关键是要分析清楚能障和所障以及以能障如何障碍所障,这就是辨障的意思。
总说

具分及一分,增盛与平等,
于生死取舍,说障二种性。

总的来说,对于大乘种性和小乘种性作障碍的就是具分障、一分障、增盛障、平等障以及取生死障和舍生死障。

下面解释六种障碍的含义:

①具分障和一分障是一对,分别属于大乘种性者和小乘种性者心相续当中的障碍。按照唐译《辨中边论》,

具分障是指烦恼障和所知障,因为这些障碍全都是对于大乘解脱构成障碍的缘故,所以叫做具分障。一分障是单指烦恼障,只是这一分对小乘解脱构成障碍的缘故,所以叫做一分障。也就是彻底断尽了一切烦恼障后,所知障对于小乘解脱并不构成障碍。

在藏文当中,具分障译为广大障或者周遍障。按照全知麦彭仁波切的注释,这样两种障碍是以所障的差别对于能障安立广大障和少分障的名称,也就是,对于大乘广大的自他二利作障碍的,就叫做广大障;对于小乘少分自利解脱作障碍的,就叫做少分障。

两种解释的方式上确实有所不同,但是从障的自体上讲,没有不同,所以,按照意义来讲,完全都是一致的。针对利根的大乘种性者所求的果是二利究竟的圆成实彻底显露的佛果。所以,就要消尽一切客尘,也就是大乘种性者所断的障碍是以烦恼障和所知障所摄的一切虚妄分别。钝根的小乘种性者所求的只是解脱分段生死,所以所断的障碍只是一分以烦恼障所摄的虚妄分别。

②增盛障和平等障是一对,都是从烦恼的方面来说的。那么有两种解释方法:第一种是,如果所缘境只是少分,那么就能促发粗大的贪心等烦恼,这就叫增盛障。如果烦恼的产生,和所缘境的程度相应,那就叫平等障。比如:嫉妒心非常强,只要别人稍微超过自己,就会生起难以忍受的嫉妒心,这就是增盛障。或者像毒蛇,稍微有一点违逆,就会发起很大的瞋恨心;或者象酒鬼,只要闻到酒味,贪心就无法控制,这些就是属于增盛障。再讲平等障的例子,比如在违逆境比较弱的情况下,心里会稍有厌恶感;如果违逆境变成中等,那么瞋心也变成中等;如果违逆境很强大,瞋心也变得很粗猛。这叫做平等障。再比如,我们在静处修行,因为远离了红尘,很少接触不清净的声色,这样内心的烦恼就比较微弱。但是如果进入大城市,因为环境很恶劣,所以染缘很强大,这样我们相续的烦恼也会引发得很强大。知道这个心随境转的道理,就应当尽量不接触不清净的境界。

第二种解释:比如,相续当中虽然有各种烦恼,但是,以瞋心最厉害,其他烦恼小一些,这个瞋恚就是增盛障。假如相续当中贪、瞋、痴三毒的势力都比较平等,没有强大和微弱的差别,这就叫平等障。

③取生死障和舍生死障是一对。

以执取生死,会障碍空性的智慧;以舍离生死,会障碍大悲心的方便。这两种都对大乘道的精华——大悲空性藏或者说空性智慧和善巧方便双运构成严重的障碍。

所以,我们就需要了知,做为一个大乘的修行人,以执著心取生死也是障碍,或者以厌离心,或者以一种不合理的,或者没有大悲心的前提下,以一种心的来舍离生死轮回,也是一种障碍。所以,需要了知大乘的法越来越殊胜,而且他的智慧、他的方便是很殊胜的,比较深奥的一种境界来面对万法。或者说他自己不会去执著生死轮回,或者不会被执著心起烦恼而造业,转生在生死当中,但是,他以大悲心推动会普度生死众生,所以,他不可能彻底舍弃生死。所以,针对大乘的修行人来讲,以执著心取生死也是障碍,以一种厌烦心或者为了自利舍弃生死也属于一种障碍,这是针对大乘的根机来讲的,对大乘来讲,的确以执著心取生死是障碍,不但这个成了障碍,甚至以没有大悲心,没有菩提心,没有大乘的善巧方便去舍弃生死,也是严重的一种障碍,起一般的贪瞋等烦恼,大乘的修行人不会认为是特别严重的障碍,但是舍弃众生,舍弃生死轮回,自利的发心求自利的解脱是很严重的一种障碍。所以,弥勒菩萨这里也讲,以执著心取生死会障碍空性的智慧,以厌离心或者是自私自利的发心来舍离生死也是障碍大悲的善巧方便。

在六种障碍当中,具分障、取生死障和舍生死障是大乘菩萨道的障碍,一分障是声缘道的障碍,增盛障和平等障是二者共同的道障。

虽然烦恼障也障碍大乘究竟的菩提,但是这里说一分障就是声缘道的障碍我们需要了知,大乘的道完全是人无我、法无我的空性圆满证悟,那么这个时候还是会断烦恼障和所知障,这里没有说一分障障碍大乘菩萨道的境界,这个我们需要了知,不必要这样单独讲,因为说具分障已经说到烦恼障和所知障都会障碍大乘菩萨道。所以,全知麦彭仁波切的注释当中也讲到,一分障就是障碍声闻、缘觉道的障碍。


                                                ——《辨中边论颂讲记》


波罗蜜多障

障富贵善趣,不舍诸有情,
于失德减增,令趣入解脱。
障施等诸善,无尽亦无间,
所作善决定,受用法成熟。

第一颂和第二颂的“障”字要一直贯穿到最后。

论中说到:“对于布施波罗蜜多,宣说富贵自在障;对于持戒波罗蜜多宣说善趣障;对于安忍波罗蜜多,宣说不舍有情障;对于精进波罗蜜多,宣说减过失增功德障;对于静虑波罗蜜多,宣说令所化趣入正法障;对于般若波罗蜜多,宣说令所化解脱障;对于方便波罗蜜多,宣说布施等诸善无穷尽障;对于愿波罗蜜多,宣说一切生中善无间转障;对于力波罗蜜多,宣说所作善得决定障;对于智波罗蜜多,宣说受用法成熟障。”

下面我们以能障、所障、障名来作解释,其中所障分因和果两个方面。

①能障:悭吝。所障:布施,富贵。障名:富贵自在障。

以布施就可以得到富贵,将来资财很丰裕,不缺受用。但是以悭吝就会障碍布施,没有布施的善行,将来不会得到富贵。所以悭吝是富贵自在的障碍。

我们做人要慷慨大方,不能小气。小气就会障碍大富大贵。比如,有乞丐来要钱的时候,你打开钱包,从里面挑出一张最小的票子,然后抓在手心里面,想了半天才松手,这其实就是悭吝的烦恼在作怪。手心抓得紧紧的,说明里面的心执著得很紧,不肯施舍。以这样悭吝的烦恼,在阿赖耶识当中种下的就是饿鬼的习气,将来成熟果报的时候,就会现前饿鬼那样的根身器界,比如嘴巴封闭得只有针眼那么小的口子。因为做人的时候一毛不拔,内心抓得紧紧的,不能放开,所以以这种恶因,做饿鬼的时候,口就非常小。相反,如果心量能放开,慷慨大方,这样做布施的话,将来就会很富贵很自在,张口可以吞尽四大海的水。这也是因果的规律,因果一点都不会错乱,量大福报就大,量小福报就小,大家都需要明白这个道理。

②能障:破戒。所障:持戒,善趣。障名:善趣障。

以守持清净的戒律,身口意三门禁止恶行、恶语、恶念,能获得人天的善趣,但是以破戒就会障碍持戒,失去戒足,就不能转生善趣。所以破戒是善趣的障碍。

佛在《大般若经》当中说:“我若不护净戒波罗蜜多,当生诸恶趣,尚不能得下贱人身,何由成熟有情、严净佛土,能得一切智智乎?”所以,没有受持清净的戒律的话,肯定转生三恶趣,连一般的一个人身都不会得到,何况成熟有情,严净佛土,获得一切智智的果位,根本没有希望。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当中说:“若有不受如来藏,尚不能得野干身。”

《戒经序》当中说:“譬如人毁足,不堪有所涉,毁戒亦如是,不得人天生,亦不到菩提。”一个人如果两只脚断了,那什么地方也到不了,同样,戒就像脚一样,有了戒体才可以往上走,破了戒就不会得到善趣生,更不可能获得菩提。

所以做人,一定要守持仁义礼智信的道德,作人如果没有仁、义、礼、智,信,那就失去了人的法相,将来决定无法做人,只能做旁生、做饿鬼众生、做地狱众生。

③能障:瞋恚。所障:安忍,不舍有情。障名:不舍有情障。

安忍有三种,通过耐怨害忍、安受苦忍以及思择法忍,就能摄受有情,有了三种安忍的差别,并且依靠这三种安忍,的确直接摄受有情的,但是以瞋恚就会障碍安忍,瞋恚是一种厌背的心态。瞋恚起来的时候,就会舍离有情,所以是不舍有情障。

我们打个比方来讲,在1998年5月12号的时候,美国有个中学生冲进高中学校的餐厅,举起半自动步枪,对着人们开枪,当时一位学校的摔跤队员,在他停下来装子弹的时候把他制服。后来,警察搜查他的住所的时候,发现他的日记。他在日记当中这样写到:“仇恨驱使着我……我满腔怒火……所有人都跟我过不去……一旦我的希望没有了,人们也就该死了。”
所以,人在没有克制力的时候,以瞋恚就会毁灭自己和他人,瞋恚是地狱的因,最具有破坏力。对于大乘菩萨来说,一百个贪心不如一个瞋心的障碍重,因为以瞋心会舍弃有情,从根本上摧坏菩提心。

④能障:懈怠。所障:精进,减过失增功德。障名:减过失增功德障。

以精进策发就能一天比一天进步,过失日益减少,功德日益增上。但是以懈怠就会障碍以精进减少过失增上功德,所以懈怠是减过失增功德障。

⑤能障:散乱。所障:静虑,令所化众生趣入正法。障名:令所化趣入正法障。

成就静虑,就可以以定境发起神通,以神通力可以观知所化众生的根机、意乐、心行、宿世因缘等等,这样就能相应他的根机,遣除他的邪见而让他趣入正法当中。不具足神通引导众生,就像盲人打靶一样,非常困难。

以散乱会障碍成就静虑,以及它的结果——依靠静虑发起神通而引导众生让它趣入正法。所以,散乱是令所化趣入正法障。

⑥能障:邪慧。所障:般若,令所化众生解脱。障名:令所化解脱障。

什么是邪慧呢?就是不如理的通达造恶业的一切邪分别,也就是世智辨聪。比如现在的小孩,小小年纪,就知道怎么包装自己、怎么表现自我、怎么交际、怎么愚弄人、怎么谈情说爱、怎么受用五欲,口才也好,什么都说得来。这些都是末法时代众生邪慧增上的恶相。以邪慧会障碍般若,本来般若和邪慧是不可能并存的,只有把原来各种不如理的邪分别完全消光,才有“绝后逢生”的机会。邪慧很坏,它是造恶业的利器,是加强我执和法执的元凶,所以邪慧坚固的人,实际上和精神病同样可怜,没有办法趣入解脱,没有办法发起真正出世间的大般若。所以,人心越纯朴,越容易和般若真实相应。

这样就知道,邪慧会障碍般若,以及般若的果——就是以般若宣说圣法,让所化众生的心相续解脱。

⑦能障:离方便。所障:方便,令布施等善根无有穷尽。障名:令善无尽障。

按照《成唯识论》来讲,方便有两种,就是回向方便善巧和拔济方便善巧。方便的作用,就是能使善根无有穷尽。以回向方便善巧来说,如果把六度所摄的布施等善根回向菩提和众生,就可以让善根无有穷尽。相反,远离回向的方便,那所修的善根就有执著、有限量,不能无穷无尽。所以离方便是善根无尽障。

⑧能障:不入愿。所障:愿,一切生中善无间而转。障名:一切生中善无间转障。

按照《成唯识论》来讲,愿有两种,就是求菩提愿和利乐他愿。

愿的作用,就是能使修持一切善根相续不间断。由大愿力的摄持,能顺于善法的生长。我们佛教当中有“乘本愿轮”、“乘大愿轮”这样的成语,为什么把“愿”比喻成轮子呢?因为轮子是不断转动的,有愿力的摄持,大乘菩萨身口意三门的善行就会始终随着愿力而转动,所以就叫“愿轮”。如果我们没有大愿的摄持,那善法就会被间断。清朝的省庵大师在《劝发菩提心文》当中说:“苟不发广大心,立坚固愿,则纵经尘劫,依然还在轮回,虽有修行,总是徒劳辛苦。”(如果不发广大心,建立坚固的誓愿,那你纵然经历佛刹极微尘数的大劫,依然还是在轮回当中,即使有一点修行,也是徒劳辛苦。)所以需要了知,没有大愿,没有大愿的摄持的话,的确善法就会被间断的。所以,发大愿,以大愿摄持,善根自然会增长,也就是说相续不会间断的,不会有相续间断、停止的机会。平常,大家对于发愿尤其要重视,因为一切诸佛菩萨都是在因地发了大愿,由于愿力摄持趣入菩萨道才最终成佛的。没有大愿的摄持,决定无法成就。所以,大家对于《普贤行愿品》等殊胜愿文的应当研读、念诵、观修,特别特别重要,这是大乘的根本 。尤其《普贤行愿品》是《华严经》的精华品,也是显宗和密宗共同特别重视的殊胜愿文,《普贤行愿品》方面特别特别需要重视。咱们的上师为主的高僧大德们平常发愿,不念其它的,就唯一念这个《普贤行愿品》,有如是的必要性,有如是的重要性。需要了知,特别需要重视这样的殊胜愿文,这就是大乘的根本 的缘故。

确实很多大德都是这样讲的,比如窥基大师他老人家在《述记》当中说:“由十大愿,愿在所生之处善无间能转故,由大愿摄受,能顺善法之生。现今世人无大愿摄,故于所在生不顺善法,善法不起,非无间转。”(由于十种大愿,发愿所生之处善法都无间而转的缘故,这样由于大愿力的摄受,在一切生时都能够顺应善法的生长。但是现代人没有大愿的摄受,所以在所在生当中,不能随顺于善法而行持。善法生不起来,不是无间相续而转。)所以,由于不入愿,就障碍以大愿在一切生当中修善无间而转。
⑨能障:力弱。所障:力,所作善决定。障名:所作善得决定障。

首先解释力的含义,再解释力的作用,最后讲能障和所障的对应。

(1)力的含义。

按照《成唯识论》来讲,力有两种,就是思择力和修习力。在《华严经疏》当中讲:“思择力,思择正理而对治诸障之力也;修习力,修习一切善行而使坚固决定之力也。”(所以,思择力就是思察抉择正理而对治障碍的能力;修习力就是以修习一切善行而成就的坚固决定之力。)太虚大师对于这两种力做过很精辟的解释,他说:“思择力是智慧上思察抉择的能力,比如此是此不是,此是恶此是善等,能够辨别决断都是力;修习力是熟练上的修习所成力,有充分任持的能力,比如一件事做得很快很好,就是巧妙自在神速力。”

(2)力的作用。

有了思择力和修习力,就能使所作的善获得决定。为什么能得决定呢?因为以思择力和修习力能够胜伏障品,这样所修的善法就不会被障品损坏,所以说以这两种力能够使善行获得决定。全知麦彭仁波切的注释,是从果的角度解释作用,他说作用是“全然决定善根的一切果不空耗。”

(3)这里障体“力弱”,是指胜伏波罗蜜多违品的力量不够,也就是思择力和修习力不够。

下面举例说明,比如世间的体操运动员,如果对于每一种动作的要领都领会得很清楚,每一步都知道怎么做,这就是具有思择力。如果每个动作都能运用自如,每一步都能表现出来,体操的节奏感完全能够把握,像这样就是具有修习力。以这两种力,就可以让所作的动作决定,可以得到满分。相反,假如思择力和修习力不够,那在动作上就会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这叫做所作不决定。这个例子说明:以具力就会导致所作决定、以力弱就会障碍所作决定。

我们行善的时候,往往会有这样的情况,有时候犹豫不定,有时候心里没有底,不知道如何做才好,这就是思择力不够。有时候是“想得到,做不起来”,这就是修习力不够,也就是缺乏锻炼。以这样的思择力弱和修习力弱,就会使自己的行善不能决定,不能全分相应。相反,如果思择力和修习力具足,那你的修行决定是针针见血,功夫一定是得力的。比如,我们修一个净土法门,如果能把净土的事理因果抉择得很清楚、很透彻,那就会在智慧上完全决定,这样你求生净土的心,一万只牛也拉不回来,这就是思择力的作用。进一步,在净业的修行上,不论是持名观想,或者是发愿回向,或者是祈祷供养,经过长期的熏修,到达纯熟的地步,这就是具足修习力。以这样两种力的作用,每念一声都决定是九品莲花的种子,每礼一拜都决定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资粮,虽然身体在娑婆世界,实际上已经是极乐国土的人了。所以,培养思择力和修习力非常重要。

⑩能障:依文解义等。所障:智,受用法成熟。障名:受用法成熟障。

按照《成唯识论》来讲,智有受用法乐智和成熟有情智两种。

从智的作用上看,有了智慧,自己就能受用法;而且能够让他人的相续成熟。所以,自己受用法和令他成熟就是智慧的真实作用。
如果智慧不圆满,不能通达圣教的甚深究竟密意,只是按文字表面的理解,或者人云亦云,这样自己不能简择,就会障碍自己受用法。既然自己都不懂怎么受用法,也就不可能引导他人、让他人得到真实的成熟。

以上十波罗蜜多当中,后面四种——方便、愿、力、智都是从智慧当中开出来的,智慧的障碍就是愚痴。所以,后四度的障体实际就是愚痴的自性。换句话说,离开善巧方便是愚痴;不知道发愿也是愚痴;思择力和修习力不够也是智慧迟钝;不了知圣教究竟密意、只知道依文解义等,还是没有智慧所导致的。所以后四度的障体,总的来说,都是从一个愚痴的不同表现上来讲的。

   ——以上出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法义】认识烦恼障、所知障
摄义

已说诸烦恼,及诸所知障,
许此二尽故,一切障解脱。

以上面所说的障碍为例,已经宣说了无量障碍,这些障碍统统归纳起来,就是两种障碍——烦恼障和所知障。承许这两种障碍灭尽,就是从一切障碍当中彻底获得解脱。

下面从三个方面讲解:⑴二障的因、体、作用;⑵诸障归摄为二障;⑶二障数目决定之理。

⑴二障的因、体、作用

①二障的因:《楞伽经》说:“以我执产生的烦恼心是烦恼障,以三轮法执产生的分别心和习气是所知障。”这说明烦恼障的起因是我执,所知障的起因是法执。我们就明白,佛在《楞伽经》当中这样讲这就是抉择二障的因,通过二障的因来介绍烦恼障和所知障,烦恼障就是以我执产生的一切烦恼,以三轮法执产生的一切一切的虚妄分别心都叫做所知障。关于烦恼障是由人我执引起的道理,我们按照《释量论》和《菩提道次第广论》当中所说的方式来解释:

由于萨迦耶见,把多分、无常的五蕴执著是常有、独一的我之后,以这个我执就开始分判自和他的差别,这样分别之后,贪著自方,就是贪烦恼;对于他方排斥,就是瞋烦恼;缘着我高举,就是慢烦恼;执著我是常是断,就是边执见;对于我见等恶见执著是第一,就是见取见;对于我和我见等相属的恶行执著是第一,就是戒禁取见;对于开示无我的大师佛陀,以及大师宣说的业果、四谛、三宝等等的法,认为不存在,就是邪见。因为首先有了萨迦耶见,然后,引起贪嗔等的烦恼,而且引起边执见,然后产生见取见,这是一种次第,或者说某一个阶段有这样的,凡是从无始以来辗转在这个轮回当中的,不是说一开始只有一个萨迦耶见,第一刹那还没有贪嗔等的烦恼,或没有边执见、见取见。但是,从总体的角度,或者说前因后果的一种方式来讲的话,刚上面所说那样,确确实实,一开始就是产生我执见或者说萨迦耶见,把这个多分无常的有漏五蕴执著是常有的,执著是独一我的一种自性,所以说,产生了我执,有了我执,开始分自和他的差别,这时候,贪著自己方面完全成贪欲的烦恼,对于他方排斥,这样的话产生一种嗔恚烦恼,然后缘着我高举,成了贡高我慢心,也就是说,慢烦恼的一种自性,然后呢这样执著这个我是常或者是断,你执著哪一种,都成了边执见,对于我见,对于边执见,或者对于一种高举的状态,认为是好的认为是好的见解,好的一种状态,这样执著是第一的话,都成了见取见等的烦恼,然后对于我和我见相属的恶行执著是第一,这就是成了戒禁取见,而且对于开示无我的大师佛陀,以及大师宣说的三世因果,苦集灭道的四谛,佛法僧三宝等的法,认为根本不存在,这样产生的见解,叫做邪见,还有,产生怀疑的烦恼,也就是说,对于三世因果、四谛、三宝等,认为存在还是不存在,心里还是怀疑,这样叫做疑烦恼。所以,法称论师在《释量论》上面说:“有我知有他,我他分爱憎,由此等和合,一切过当生。”所以,我们要知道,一切烦恼的根源就是“俱生我执”,就是萨迦耶见,就像《入中论》当中说的一切烦恼,一切过患就是依靠萨迦耶见产生的,所以我们就知道一切烦恼的根源,就是俱生我执,这是一无百无的根本,意思就是俱生我执如果消除,那一切烦恼都会消失而获得解脱。这样我们就明白,烦恼障就是由人我执著引起的一种自性,其它的一切一切的障碍完全就是执著一种戏论的法,或者执著一种二取的法,或者说执著一种四边的法而产生的,因为没有法执不可能执著有边无边,或者不可能执著二取的法,或者说不可能执著取和舍的差别,所以说,一切一切的所知障的的确确都是对法产生执著,对法有分别,对法有取相的状态而产生了戏论种种的差别法,或者说产生了种种的执著相、执著戏论、执著取舍、执著假有、执著真实有,执著有边、执著无边等等的种种法,这样我们就明白,烦恼障是由于人我执著引起的,所知障是由于法我执著而引起的。

②二障的体:

所谓烦恼障,就是以萨迦耶见为因的根本我执所产生的一切烦恼。烦恼障真正的体性是哪些?或者说烦恼障真正它的体是从哪一个角度来理解呢?按照大小乘共同的观点来讲,就是六种根本烦恼与二十种随烦恼,这些叫烦恼障的体。

所谓所知障,就是以法执所摄的一切粗细无明。也就是说除了烦恼障以外的其它的粗粗细细的二取的无明,粗粗细细执著的无明,或者说执著四边的法,需要排除烦恼障,排除烦恼障以后,你说要么就是粗的二取的执著法,要么是细的二取的执著法,或者说就是执著四边法的虚妄分别念,执著四边法的无明,都叫做所知障的体。这样我们真正心里明白,所谓的烦恼障就是六种根本烦恼以及二十种随烦恼,这就是烦恼障的体。除此之外,无论是执著粗的二取法也好,还是执著细的二取法也好,或者说执著四边法的无明,这样的虚妄分别统统叫做所知障的体。这样二障的体我们通过大乘的经典、论典,小乘的经典、论典认定以后,针对大乘的修行人来讲,二障的体怎么介绍呢?二障的体从修道应断的角度来讲,补处弥勒菩萨在《宝性论》当中说:“悭等虚妄分别心,承许彼为烦恼障,三轮虚妄分别心,承许彼为所知障。”

什么是烦恼障呢?六度的违品悭吝、犯戒、瞋恚等等的虚妄分别心,就是烦恼障,这是从修道应断的角度来介绍烦恼障,而且这就是清净波罗蜜多的障碍。什么是所知障呢?在行持六度的时候具有能作、所作、作业三轮的虚妄分别,就是所知障。这样从修道应断的角度介绍所知障就是圆满波罗蜜多的障碍。所知障成了圆满波罗蜜多的障碍,烦恼障是清净波罗蜜多的障碍,有这样的差别,这个必须要辨别,而且这样的讲法是从修道应断的角度来抉择的。

打个比方,在布施的时候,如果存在以我执产生的悭吝,那趣入布施波罗蜜多的修行就会很困难,这个悭吝就是烦恼障,它会障碍行持布施度。其次,虽然趣入了布施波罗蜜多,但是布施的时候,有能布施、所布施以及布施这样三轮的虚妄分别心,这个三轮分别就是属于所知障。以这个三轮虚妄分别的障碍,就不能修证圆满的法无我空性。如果你做布施的时候,没有以我执产生的悭吝心直接做布施,那就算修行了布施。但是布施的时候有能布施、所布施以及布施三种虚妄分别,虽然你做了布施,但是这个布施不可能安立真实波罗蜜多,也可以说没有办法安立出世间布施度的名称,为什么呢?有三轮虚妄分别,也就是说有所知障。这样的话,不能修证以三轮体空的智慧摄持的出世间布施波罗蜜多。所以,从修行的角度来讲,每个人做布施的时候,如果不如法或者是没有三轮体空智慧摄持的话,的确就有烦恼障、所知障的存在。这样话我们就知道,修行角度来讲,就是做一个布施的时候,要么存在三轮虚妄分别,这样就成了一种所知障,虽然做了布施,但是只是成了一种普通的布施,不成出世间布施波罗蜜多的修行。不然有些认为,说烦恼障好像是小乘一个行人相续当中存在的,小乘的修法来需要断除的,一说所知障仅仅是一种大乘的菩萨的入定智慧需要断除的,有这样的概念,这个不是一概能周遍的方式了知的观点,所以,甚至大乘的一个行人他做布施很如法,很圆满,那确实是布施度的违品,烦恼障,对圆满做布施,对圆满修证三轮体空的出世间布施波罗蜜的所知障也可以远离。这样我们就明白,从修行的角度,或者说通过修道断除的角度来讲,可以认定烦恼障和所知障的体性。
③二障的作用:

以烦恼障成为轮回之因,障碍解脱;以所知障使有情堕入戏论境界,障碍获得一切种智。

小乘《俱舍论》说:“对获得暂时解脱做障碍的同类恶心,都是烦恼障。”

大乘《俱舍论》说:“对于获得一切智智的究竟解脱作障碍的同类执著习气,都是所知障。”

这样我们就知道,二障的作用从主要角度介绍的,不然就是说,烦恼障存在对获得究竟的解脱不作障碍,这个是不可能的,或者说相反来讲,小乘的声闻或者独觉种性的修行人,他没有证悟法无我空性,获得小乘的解脱是不可能的,必须要证悟法无我部分空性,所以烦恼障所知障都直接间接障碍解脱和究竟的一切智智的果位,但是从主要的角度介绍二障各自作用的话,那么,我们就知道,烦恼障是轮回之因,主要障碍暂时的解脱。所知障主要是对究竟的一切智智的菩提果作障碍。是这样的方式来辨别它们之间的差别。

⑵诸障归摄为二障

前面所说的各种障碍,归摄起来就是烦恼障和所知障。比如,上面所说的具分障就是障碍大乘究竟解脱的烦恼障和所知障,一分障就是障碍小乘暂时解脱的烦恼障。增盛障和平等障,都是在讲烦恼障。爱结、恚结等九结,就是烦恼障。三十能障、菩提分障和波罗蜜多障当中,烦恼障和所知障都讲到了。十地障,主要是讲所知障。所以,论中说“已说诸烦恼,及诸所知障。”
⑶二障数目决定之理

从所障之果的角度来说,只有解脱和一切种智两种果,不可能再有第三种果,由于所障只有两种,就可以决定主要能障的方面也只有两种,就是主要能障解脱的,是烦恼障;主要能障一切种智的,就是所知障。

从障因的角度来说,除了人我执和法我执之外,不可能还有第三种执著,由于障因只有两种,就可以决定由于障因引起的障碍也只有两种,也就是以人我执引起的烦恼障和以法我执引起的所知障。

从能断障碍的对治道的角度来说,因为在所证的人无我和法无我之外,不会再有第三种胜义所证,由于对治道只有两种,就可以决定所对治的障碍也只有两种,也就是以人无我智慧所对治的烦恼障以及以法无我智慧所对治的所知障。

以上分别从所障之果、起障之因、断障之道的角度决定了二障的数量。也就是以二障能摄尽一切障碍,没有过多和过少的过失。因为二障摄尽一切障碍,所以二障彻底断尽就是从一切障碍中彻底获得解脱。

——以上出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法义】认识“地障”
地障

遍行与最胜,胜流及无摄,
相续无差别,无杂染清净,
种种法无别,及不增不减,
并无分别等,四自在依义。
于斯十法界,有不染无明,
障十地功德,故说为十障。

前两颂是交待十种法界的名称与差别,后面一颂,是针对十种法界宣说能障和所障。首先简单解释一下颂词:

十种法界就是遍行义法界、最胜义法界、胜流义法界、无摄义法界、相续无差别义法界、无杂染清净义法界、种种法无差别义法界、不增不减义法界、四自在所依止义法界。(这里,四自在就是指无分别等四种自在,“等”字当中包括净土自在、智自在、业自在。)
对于这样十种法界,有不染无明(指所知障,不是烦恼障)障碍十地的功德,所以依次建立为十地障。

①首先我们讲两个无差别,两个有差别。

第一个无差别,就是所证的法界自体没有差别;第一个有差别,就是在有境的入定智慧上有越往上、见越来越清净的差别。第二个无差别,就是以二取隐没的方式入定于离戏法界没有差别。第二个有差别,以入定智慧断障之后,在出定位引起的对法界的定解,有差别。

②接下来,我们讲如何建立差别:

因为入定的境界,二取都隐没,像虚空当中的鸟迹一样没有任何相状可以取,所以从入定的角度没有办法分别上下各地。在后得位,由入定断障力而引发的定解有差别,所以从后得位通达法界义的差别上,可以以十种法界义,安立十地的差别。
下面解释十种法界的意义:

初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叫做遍行义法界。为什么叫遍行义法界?因为初地入定的时候,通过出世间无漏胜观智慧现量见万法的本性也就是万法法界的面目,这样在后得位自然就生起通达法界周遍一切而遍行的自性,也就是说通过在入定位修慧而引起一种坚固的定解,这个定解就是一切轮涅所摄的法,也就是说三界六道的一切器情万法以及四圣三乘三菩提的法都不离开法界,法界是周遍的,是这样在相续当中产生一种坚定的定解。我们就知道,在入定位对万法的法界的自性现量见到,在后得位的时候自然就生起一种殊胜的定解,通达法界周遍一切而遍行的一种自性,也就是通达遍行义法界。遍行义通达的障碍,就是初地的障碍。初地的障碍世间第一法位以下都存在,而且有些都是现行的一种障碍,有些成了一种种子相续当中不灭而存在。在一地现量见法界的同时,初地的障碍灭除,我们就知道,遍行义通达的障碍就是初地的障碍,生起初地智慧当下断除这种障碍,断除这种障碍以后,在后得位自然会生起这种定解,相反初地障碍没有断除,就不可能生起通达法界遍行义,所以初地后得位通达法界遍行义的障碍实际就是对于初地的障碍。以下九种法界义,都要如是理解,也就是修道位各地后得位通达法界的障碍,实际就是该地的障碍。

我们想,在凡夫地,尤其做为一个大乘的修行人的身份,最初都可以依靠大乘的了义经典、论典,了达法界周遍一切万法,而且可以了知遍行义法界为什么弥勒菩萨特意讲一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叫做遍行义法界。虽然通过比量了知遍行义的法界不但是圣者初地菩萨,包括大乘初学者在胜解行地也可以通达,也就是说依靠了义的教证,依靠胜义理论,依靠净见量的理论,可以衡量万法的本性就是无二一体的,而且一真法界周遍万法,万法的本性都归摄在一真法界,所以,能了知这个遍行义法界。但是都是比量的,或者说都是依靠教证和理论而知道的,知道的也是一种比量的方式来了知的。比量的自性也是有漏的一种自性,所以,需要了知,跟一地菩萨根本没有办法相同。也就是说一地菩萨的确他是通过瑜伽现量,通过无漏胜观的智慧,在入定当中现量见法界,而且,一切万法的本性、法界的自相在一地入定位的时候已经真实现前了。在后得位有一种殊胜的定解,而且这个定解也是通过无漏修慧而引起的。这样的话我们就知道,凡夫地虽然通过教证理证可以通达万法的本性是一真法界,或者说一真法界遍行万法,这个可以了知,但是这只是一种闻思了知的或者是依靠其他佛菩萨的了义经典论典以及依靠胜义谛、依靠净见量的理论了知而已,这样的话就知道,这个不是无漏的,完全都是有漏的一种能境法了知而已,而且在胜解行地包括世间第一法位以下,根本没有现量证悟法界的自相,根本没有通过出世间修慧了达遍行义的法界,所以,在胜解行地虽然通过修行可以了知遍行义法界,但是了知遍行义法界只是总相的方式了知,所以,真正遍行义法界通过出世间修慧又是无漏的能境通达的是圣者,只有圣者相续当中才具足。所以,凡夫了知遍行义法界和圣者初地菩萨通达遍行义法界有天壤之别。这个不但是初地菩萨所证的法界义包括二地乃至十地之间所证的法界跟凡夫地根本没有相似之处,也就是有高高低低之处,也就是说有凡夫分别心的境界当中通达的都是有漏的一种境界,而且都属于凡夫分别心所摄的修法,但是圣者出定位和入定位修行远远超过凡夫的境界。凡夫无论在闻思阶段还是修行阶段,对圣者出定和入定相比的话,相差很远,也就是说没有办法真实比较。所以,通过自己的分别念,通过闻思的方式了知一点遍行义法界或者最胜义法界,这个不是弥勒菩萨这里所讲的法界的真实义。不但初地的时候包括二地等都是如是需要理解。这以上我们讲了初地菩萨所证的法界以及圣者菩萨所证和凡夫所证法界还是有很大差别。
第二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叫做最胜义法界。所谓最胜,就是超越增上的意思。以二地的入定智慧,在后得位对于法界的证悟更加增上,这样后得位所证的法界就叫最胜义法界。

第三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叫做胜流义法界。所谓胜流,就是净法界最胜等流。为什么是净法界最胜等流呢?就是听闻圣教法,因为这是能净法界的因,所以叫净法界等流。在一切所证当中什么是最殊胜呢?最殊胜者,就是具有大义而且任运无勤的法界。对于证悟法界什么是最殊胜的因呢,听闻圣教法就是证悟法界最殊胜的因,除此之外,没有更殊胜的因。所以净法界最胜等流,就是指听闻圣教法,因为听闻圣教法,就是成了能净法界的因,所以叫做净法界等流,因为通过教法如理地讲闻,如理地闻思,如理地弘扬才得到一切佛菩萨的不共的殊胜的境界,除了圣教法以外,世间上面根本不存在证悟的一种最殊胜的因。所以,在很多大乘的了义经和论当中,最主要皈依的就是这个法宝,法宝才直接让你离苦得乐,或者说法宝直接让你调伏烦恼,相续当中积累戒定慧等等的功德,所以,听闻圣教法就是证悟法界最殊胜的因,除了这个以外,没有更殊胜的因。第三地菩萨入定中修法界,在后得位通达法界等流——听闻圣教法是最殊胜的所求,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这样通达胜流义的缘故,所以三地菩萨为了得到四句偈的圣教法,可以越过像三千大千世界那样巨大的火坑,在三地菩萨的心目当中,圣教法的意义是何等重大,为了求法,即使粉身碎骨也都在所不惜。

这样我们就知道,确确实实证悟的法的意义越来越高的话,对圣教法越来越重视,所以,乃至圣者三地菩萨都为了求一颂圣教法,可以越过就像三千大千世界那样巨大的火坑,可见在三地菩萨心目当中,他最重视的、最求的就是圣教法。所以,通过这样三地菩萨证悟的境界就知道圣教法成了一种殊胜等流义,而且他的本性无误出定和入定位证悟,这叫做胜流义法界真实通达的境界。

第四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叫做无摄义法界。所谓无摄,就是无有可执、无有可取的意思。因为第四地菩连法爱都没有了,何况非法呢?我们学过《十地经》以及《入中论》等,在这些当中讲在四地当中确实萨迦耶见以及我所执很多一地菩萨等相续当中还没有断除的,在四地的时候肯定会断除的,而且说他就是远离我见有关的一些烦恼,这样的话,四地菩萨连对法都没有爱著,那何况是非法?这样我们就知道,四地菩萨他的证悟有所进步,所以,对法都没有爱著,是这样的话,无摄义法界意思就是这样通达一切无可取、无可执,就叫通达无摄义法界。

第五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叫做相续无差别法界。所谓相续无差别,就是自相续和他相续所摄的一切法都没有差别的意思。因为第五地菩萨见到自己和三世一切诸佛菩萨无二平等之义,他所证的法界就叫相续无差别法界
第六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叫做无杂染无清净法界。所谓无杂染无清净,就是缘起法无染无净。万法的本性就是缘起性空,而且从六地菩萨所证的法界的角度来讲,确实轮回和涅槃都是客尘法,都是观待法,都是二取的法,对他来讲,就证悟没有染污的法,没有观待染污而安立的清净法,完全通过增胜般若度而证悟轮涅无二大平等的本性,所以,第六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就叫做无杂染无清净法界。而且,第六地菩萨通过智慧度现量见殊胜缘起法之义,证悟了前面的杂染和后面的清净任何都不存在的意义。只是从世俗、从现相、从凡夫以及圣者出定位而安立轮涅的差别,观待而安立杂染和清净的法,但是,他从自己的般若度增胜的境界,证悟的轮涅无二的无垢无净的殊胜本性角度来讲,的确说轮回说涅槃,或者说杂染说清净就像兔角和石女儿一般,没有别别的法,没有自性的存在,所以,在六地菩萨的智慧度的境界当中,证悟了前面的杂染和后面的清净任何都不存在。

第七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叫做种种法无差别义法界。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按照《入中论》和《大乘庄严经论》当中所讲那样,第七地菩萨证悟无相的殊胜境界的缘故,所以他证悟无相的缘故,了知一切法都是无二一味的,一味无差别的。

第八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叫做不增不减义法界。也就是第八地菩萨以上等的方式得到了无生法忍,所以证悟一切法平等不增不减。需要了知,虽然一切法的平等性也就是说不增不减的实相本性,一地菩萨在入定位完全是证悟了的,但是,八地菩萨不但入定智慧的境界当中证悟一切法平等不增不减的含义,包括在出定位当中,他不分别轮回涅槃,不分别有增有减的法,完全无分别智慧自在的境界当中了知万法平等不增不减的自性。
八地、九地、十地——三清净地菩萨所证的法界,叫做四自在所依止义法界。四种自在就是无分别自在、净土自在、智自在、业自在。分别来说,第八地菩萨得到无分别自在和净土自在,因为第八地菩萨以入于法界一味无二的方式无有任何戏论相,所以是无分别自在;而且,第八地菩萨可以显现佛刹和眷属坛城的无量显现,所以是净土自在。也就是说八地菩萨得到了一种不共的转依的功德,也就是说八地的时候末那耶转依,八地菩萨有一种不共的智慧自在的境界,所以叫无分别自在。八地的时候对净土自在,虽然比如大乘一地菩萨在出定位他可以现见报身刹土、报身佛,但是他所见的这些完全就是他力加持下,或者说其他佛的报身刹土,其它佛的报身的相好,一地菩萨做为眷属的身份而现见的,不是他的自力现见的,也不是自力修行而而现前净土自在的。但是八地菩萨也就是说八地以上的菩萨不是其他佛的报身刹土它可以见,包括他自己的无分别自在,无分别智慧的自在而修行,通过自力可以现见佛刹,通过自力可以现见种种坛城的境界,也就是说八地菩萨通过自力修行而现前的。我们知道,一般凡夫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面见阿弥陀佛,面见极乐世界种种境界,不是他圣者自力而往生的,一个凡夫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他现见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种种的功德以及极乐世界种种国土的庄严,完全都是他力成就的刹土,就是阿弥陀佛的刹土他现见而已,但是,八地菩萨他自己可以化现佛刹,他自己可以化现种种清净的坛城,这个是通过自力修行而现前的,所以,弥勒菩萨这里也是讲到八地以上就得到一种自在,而且八地以上直接通过自力修行就有不共自在的功德,这样的话我们就知道,八地的时候得到无分别自在和净土自在。第九地菩萨入定中修法界,在后得位能够以四无碍解善说法义,所以在前两种自在之外,还得到了智自在。因为四无碍解善说法义也是通过自力,也是通过修行增上力而完全显露种种宣说法的功德,这个没有智自在的话没有办法成就的。所以九地的时候,不但已经具足前两种自在,还得到了智自在的功德。第十地菩萨入定中修法界,在后得位能够随欲度化有情,所以在前三种自在之外,得到业自在。十地菩萨也是有一种殊胜利益众生,也是通过降下大法雨的方式来普度众生,做这种利益众生的殊胜事业。在大乘的很多了义经典以及论典当中讲过,表面上看起来,十地菩萨利益众生和佛陀利益众生的事业没有差别,这也需要了知,大乘的一切一切根本的目的唯一就是利乐有情,而且十地菩萨也特别接近佛的境界,所以,他做利益众生的事业非常自在,相比九地以下的菩萨来讲,确实任运的方式来可以做利益众生的事业,所以,他就得到了一种业自在的功德。所以,三清净地的入定智慧是这四种自在的因,四种自在都是以入定智慧缘法界的力而产生的,所以法界就是这四种自在功德的来源。

以上讲了十地菩萨分别证悟的十种法界的意义。

于斯十法界,有不染无明,
障十地功德,故说为十障。

对于这样十种法界,有不染无明(大乘小乘都承认不是烦恼障,就是所知障)——就是十种所知障,障碍了十地功德——就是如实见法界自性的智慧,所以说为十地障碍。

能障:十种所知障。所障:十地入定智慧以及后得位通达十种法界的智慧。对治法:十地入定智慧。


                                       ——以上出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法义】认识“不悭”的三种能障及“不悭”的作用
第九段:轻法,重名利,于有情无悲。
能障:轻法,重名利,于有情无悲。

①轻法:就是对于正法没有珍惜之心。对法很轻视的人不会有强烈的责任感,不会为了护持圣教,无悭吝的在有情相续当中,播撒佛法的种子。

②重名利:就是对于名声、资财非常看重,这样就不会具有宗教家虔诚奉献的无私精神。

③于有情无悲:就是对于不闻佛法而身陷在无明长夜当中的有情,没有悲愍救度的清净的善心。这样也不会跳入苦海,以传法来救度众生。他就不会让众生离苦得乐,为这个目的而传正法,来救度众生。所以,于有情无悲的话,对众生不会做真实的利益,让众生超越苦海,得到解脱的功德。

所以,由于轻法、重视名利以及对于有情无悲愍,就会障碍菩萨毫无索取,毫无悭吝的无悭法施。

能生:重法、轻名利、于有情具悲。

如果我们护持佛法的心很殷重,淡泊名利,而且对于这个世界的苦难众生具有深深的悲愍,那就一定会发起无悭的法施,做诸佛如来的使者,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传播佛法的真理。

⑨不悭法施是显了能作,就像以因对于立宗能生定解一样。(这里,因是根据、理由的意思。)

对于某个所立的意义,如果我们能举出决定能成立的因,那以这个决定的因就可以对意义产生真实的定解,也就能把意义很明显的显示出来,所以因是显了意义的能作。打个比方,比如我们要说明“决定死亡”的道理,通过“有限的寿量没有可增,无间有减”这一个因,就能决定成立。因为寿量最多只有一百岁,不可能有一秒钟增添,不断的都在减少,那决定是寿量减到零而死亡。所以说,由这个因就清楚的显示了“决定死亡”的意义。以不悭吝的法施可以在所化心前显了正法的意义,所以无悭法施是正法的显了能作。

假如我们能够做一个荷担如来家业、舍己为人的大丈夫,能够发心对于这个世界的有情无私的奉献法的礼物,那确实所到之处,都可以为有情带来正法的光明,照亮他们的心灵世界。相反的角度来讲,如果人人都不发心无悭吝的以法布施,那这个世界能不能重现伟大佛法的真理之光呢?决定不可能!“佛法无人说,虽智不能晓。”在这个世界,如果没有行道的菩萨继往开来、精进勇悍地作无悭吝的法施,那众生确实都将陷在无明的长夜当中。这个内容从我们自身来说,如果不能无悭法施,那么对于曾经呵护、养育过自己的父母有情,对于曾经赖以生息的这片国土,对于曾经赐予妙法甘露的大恩上师、诸佛菩萨,我们怎么能够回报恩德呢?所以,这样以悭吝的烦恼而不能以法布施,确确实实障碍了我们全身心奉献尘刹、服务于有情的无穷无尽的伟大事业,通过佛法报三宝的恩德,或者通过佛法报六道母亲的恩德,也没有办法成就的,因为以悭吝的烦恼,不让你如理如法地做布施,没有法布施的话,确确实实障碍了我们全身心贡献一切一切尘刹,一切一切付予有情无穷无尽的伟大事业,障碍了我们从慈悲和智慧的源泉当中无限地发挥生命的光和热。一念虚妄分别,就有这样大的损害。

这样就知道,唯有无悭法施是正法的显了能作。以轻法、重视名利和没有悲愍,会障碍这种显了正法的伟大事业,会障碍生命力无限周遍的发挥。所以,弥勒菩萨讲得非常殊胜,他说无悭法施很重要,而且世亲菩萨解释这就是正法的显了能作,为什么呢?有了这些确实对上师三宝、一切的六道众生或者说对世间的人们带来真正的光明的道路。但是,没有无悭的法施,而且以悭吝的烦恼作染污,那么障碍了整个一切一切的伟大的事业,这不是外在的一个魔的身份作障碍,这就是一念虚妄分别作的障碍,有了这么大的损害。所以,从正面反面一观察的时候就知道,唯有无悭吝法施才是真正正法的显了能作。它的障碍就是轻法、重视名利和无有悲愍。这些障碍了显了正法的光明,而且还障碍了正法伟大的事业,会障碍生命力无限周遍的发挥。所以,并不是外在束缚我们,让我们不能像佛陀那样成为人天尊仰的导师。唯一是以内在的虚妄分别,从根本上障碍了我们自己。在这里,就是轻法、重名利和无悲这三个障碍。只有尽力破除,才能发起显了能作,成为引领众生趣入至善法界的大导师。

以上回向、不怖大乘法和不悭法施,这三种都是修道位圣者菩萨具足的能作,都是使修道增上的能作。具足这样的转变能作、信解能作以及显了能作,是菩提道的第七个关键。所以在窥基大师的《述记》当中讲到,回向是第八地菩萨相续当中具有的转变能作,因为第八地菩萨是由诸佛劝请出灭定而回向无上菩提的。这一点在《华严经》的十地品当中讲得很清楚。而不怖是在第九地,因为第九地菩萨获得智自在,无碍通达大乘的深广意义;不悭法施是在第十地,因为第十地菩萨获得业自在,可以于无边世界普降大法雨。这样我们就明白,关键的地方一层一层这里都讲到了,不但颂词的内容非常深奥,以及世亲菩萨注释当中讲了十种能作,也是非常非常殊胜。也就是说对理解颂词的内容有很大的帮助,如果这个注释当中没有讲到十种能作的话,让一般的人通过自力去了达颂词的内容,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尤其对一个初学者想修真正的大乘的法门的话,这些必须要通达,每一个都需要通达,不仅这个需要通达,而且每一个能作的违品一一都需要遣除,才能生起真正的正面的种种功德。
                                      ——以上两段出自《辨中边论颂讲记》

 

 

【法义】解脱障
解脱障分二

一、宣说真实障碍;二、由彼如何障碍之相

一、宣说真实障碍

九种烦恼相,谓爱等九结。

①结的含义。

具有烦恼相的无明等,叫做结。

结就是系缚的意思,因为以无明等把众生系缚在三有当中,解脱不了,所以叫做结。《三藏法数》上说:“结即系缚之义,谓众生因烦恼妄惑造业,而为众苦系缚,流转三界不能出离,故云结也。”(众生因为烦恼推动而造业,以造业而被痛苦系缚,在三界当中流转不能真实解脱,所以叫做结。)

②爱等九结是哪些?

九结就是:①爱结;②恚结;③慢结;④无明结;⑤见结;⑥取结;⑦疑结;⑧嫉结;⑨悭结。

其中见结当中包括三种——萨迦耶见、邪见和边执见。取结当中包括两种——见取见和戒禁取见。在藏
文当中,爱结和恚结翻译为贪结和瞋结。取结是取殊胜结,意思是把非殊胜执取为殊胜的一种恶见。

二、由彼如何障碍之理

初二障厌舍,余七障真见,
谓能障身见,彼事灭道宝,
利养恭敬等,远离遍知故。

颂词上说:九结当中前两种分别障碍厌离和弃舍,其余七种结能障见真如,也就是分别能障身见遍知、身见事遍知、灭谛遍知、道谛遍知、三宝遍知、利养恭敬等遍知以及远离遍知。(颂词后面四句要贯穿在一起念,这样容易理解。)

下面我们以能障和所障对应的方式来作解释:

1、以爱结能障厌离,因为把有漏法观为功德,这样以贪爱心见不到轮回的过患,由此生不起真实的厌离心。在我们的心上,如果见功德,就会生起欲乐心,如果观过患,就会生起厌离心。现在观有漏法具有种种功德之后,以这个贪执心就会障碍见过患,也就发不起真实的厌离心。从这里也可以见到虚妄分别心的障碍性。古人说“爱不重不生娑婆”,我们欲界凡夫都具有深重的爱欲,因为对于世间的五欲、对于世间的财富名誉、对于世间的男女情爱有很深很深的爱,所以就难以发起出离这个轮回世界的心。

2、以恚结能障弃舍,由于这个内在的恚结,心里对于所恚的逆境不能弃舍,一直在心里记恨。

3、以慢结能障身见遍知,就是因为牢牢执著我慢见之义,便不能了知萨迦耶见的过患。比如在修定的时候,获得一些功德,这时就会有我慢起来,执著自己为殊胜,轻视他人,由此为缘,身见难以断除。实际上,我们在修善法的时候,这种我慢的障碍经常会冒出来。稍微有一些功德的时候,人就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这
就是起了我慢的障碍,安住在傲慢的状态中,不能体会到我见的种种过患,甚至别人提醒也听不进去。

4、以无明结能障身见事遍知:

身见事就是萨迦耶见的施设基,萨迦耶见叫做坏聚见,它在什么上面施设呢?就是在五蕴上面施设。五蕴它是刹那刹那生灭的或者说种种的多类法,或者说因缘所作的一种法。但是以无明结见不到五蕴的真实面目,也就不能如实了知五蕴刹那生灭,多分积聚的自性,反而把它看成是独一、恒常的我。所以,以无明结会障碍了知五蕴的真相,这样我们知道以无明结能障身见事遍知。

5、以见结能障灭谛遍知:

见结包括萨迦耶见、边执见和邪见,我们从三个方面来解释:

①以萨迦耶见怖畏灭:因为萨迦耶见是以执我为自性,当要现前灭谛的时候,以这个恶见的力量会疑虑“我将断灭”等等,这样就会生起怖畏而不入解脱。比如,我们人临死的时候,四大分离,这时候我爱现行,而且由我爱的增上力,就会认为:“我要没有了”,这样爱执自身,就成了现前中有的因。如果这时候能悟入无我,当下就可以入灭谛。但是无始以来串习坚固的萨迦耶见,具有一种强大的执我的势力,所以在现前灭谛时,就会非常非常恐怖。所以,从内在深处的根源上来看,确实每一个凡夫有情都很害怕失去自我,对死亡都有深深的恐惧。比如把你放到没有人烟的大沙漠当中,这时你的心里自然就会生起恐惧,实际上这就是我执的反映,因为有缘我的执著,所以就害怕我的失去。

②以边执见无有得灭(以边执见障碍得灭谛,边执见有断见和常见):以断见会认为最后归于断灭,什么也没有,哪有什么灭谛可证?以常见会认为世界永远就是这样,我永远就是这样,有什么灭谛可求。所以,边执见是以妄计无有得灭而能障碍灭谛遍知。

③以邪见毁谤灭谛:比如许多持邪见者认为佛教所说的涅槃都是宗教家虚设的迷信学说,根本不存在。这样毁谤灭谛而作障碍。

6、以取结能障道谛遍知:取结有两种——见取见和戒禁取见。

①以见取见取劣见为殊胜而不入正道。

比如认为万物都是以大自在天等所造,一切都是以大自在天等的意志为转移的,以这种恶见的障碍,就不懂得修福立命都是靠自己的心,由此就不可能入真实道。

或者认为万法是无因生,如果把这种劣见执著为殊胜,也无法趣入真实的道。

所以,现在很多就是认为都是大自然的科学的一种境界或者说一切万法没有前世后世,完全都是自然生。持这样邪见的人,没有舍弃这种见解,他认为万法都是自然生、无因生,这样的劣见认为是非常正确的,非常真实的,这样的话,永远没有办法趣入真实的解脱道。这就是以见取见取劣见为殊胜而不入正道的。

②以戒禁取见取非解脱之因的邪戒为殊胜而不入正道。

比如,印度的外道行持牛戒、狗戒、鸡戒等,学鸡一只脚独立,学狗吃粪便,这样学旁生的行为,认为能够解脱。有的行持无义的苦行,比如以火烧身,在雪山当中裸体而安住,或者涂灰断食等,这些行为都不是解脱正因,但是以戒禁取见就会极愚痴的执著这些是殊胜的法,由此能障碍趣入正道。

7、以疑结能障三宝遍知:

以疑结就会对于三宝的功德产生犹豫不定的怀疑,这样就不能信受三宝就是为唯一的皈依处。比如,心里怀疑:“佛是不是遍知?佛所说的法能不能让我彻底真实获得解脱?或者我念阿弥陀佛真能临终往生吗?佛说的好像和外道讲的都是一样?真的如来藏是周遍吗?”等等,这些一起怀疑就会障碍信心,不能一心一意地诚信三宝。

8、以嫉结能障利养恭敬等遍知:

“等”字包括名声、地位、权势等。如果我们心里有嫉妒,见到别人有利养、有恭敬、有名声、有地位等等,就会眼睛发红、心里发酸,这样就不会去观察利养、恭敬等的过患,也不能以理智观察这些利养恭敬就像浮云、彩虹一样没有实义。所以嫉妒心一起来,也会障碍见真实的智慧。

9、以悭结能障远离遍知:

有悭吝财物的心,财富积累再多也不知足,根本没有知足的善心,一直都想发财,一分一厘都舍不得用,以这个悭结能够障碍远离遍知。意思就是,在悭吝的状态下,人都很愚痴,不会了知少欲知足的功德,所以,一直舍不得用,或者不作上供下施,一直以一种贪心的执著推动下增加悭吝的心,在悭吝的状态下,这个人特别特别愚痴,根本不会了知少欲知足的种种功德。再比如,如果有吝法的心,比如有一点技术,非常保守,一点都不肯传给别人,这就是在法上障碍布施。

九结当中的后七种结——就是从慢结乃至悭结,都是障碍真见——见真实性。所以,人在这些烦恼的状态当中,确实都会障蔽理智,见不到诸法的真实面目。以上九结都是对于解脱作障碍,只要有一种结断不了,那么就无法从三有当中解脱。


                                                   ——《辨中边论颂讲记》

特别声明:本站若有文章侵犯您的版权等,请联系我们,收到通知后我们会在12小时内删除。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