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三毒五盖——来自内心的魔障1

   发布时间:2015-04-13 来源:

壹.三毒五盖的定义
  “五欲六尘”是攀缘外境所引起的魔障,对治之道,应该从内心去寻找真正的原因;“三毒五盖”是从内心的意念所产生的魔障,一切的魔障都因此而起。

  三毒,指贪、瞋、痴三种根本烦恼,因为它们荼毒众生身心甚剧,妨害修道,所以称之为“三毒”。又因为能起惑造业,使众生身心感到逼迫热恼,犹如火烧,所以也称为“三火”。此外,由于能病恼有情,坏出世善心,令众生长劫受苦不得出离,所以又称为“三病”。

  五盖,指贪欲盖、瞋恚盖、惛眠盖、掉举恶作盖、疑盖五种烦恼,因为能覆盖学道者的清净本性,令善法不生,所以称为“五盖”。

  贰.三毒的内容

  一、贪

  贪又作贪欲、贪爱、贪着,略称欲、爱。是对于自己所喜爱的外境,生起染污的耽着心。

  在经典中有许多形容贪爱的譬喻,可帮助我们了解贪爱的毒害:

  贪爱如水:“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水能长养身心,是维持生命不可缺乏的要素;水,也具有迅速的渗透力,能很快地浸染物体。贪爱就像水一样,能产生强大的力量,渗透内心,滋养恶法的生长。

  贪爱如瘴疠:住在湿热的山林,容易受湿热的瘴气侵害而生病。如果常常生活在贪爱欲求中,不知觉醒,身心就会受到逼恼,甚至丧失生命。

  贪爱如瀑流:在湍急的瀑流中行船,不但难以渡过,而且随时有灭顶之虞。贪爱如同瀑流一般,能溺惑人心,将我们的善根漂失,使我们流转在生死苦海中,不得到达彼岸。

  贪爱如轭:把轭架于牛马的颈上,可以方便驾驭。如果我们不能知足常乐,就会被贪爱的轭所驾驭,身心在恶业的牵引下,不得自在。

  贪爱通于三界,依断惑的程度,可分为下列两种:

  欲贪:是欲界的贪爱烦恼,性属不善。欲贪又分为淫欲贪与境界贪两类。

  有贪:是色界和无色界的禅定贪爱,性属有覆无记;因为过患甚微,作用很弱,所以不会招感果报,但是能障圣道。

  贪爱的习性不但使我们的心终日攀缘外境,产生许多痛苦,而且障覆修道,使我们不能渡生死流,所以,学佛修道应戒除贪爱。

  二、瞋

  瞋又作瞋恚、瞋怒、恚、怒。是对于违逆己意的有情生起憎恚,而使身心恼热的精神作用。

  瞋恚烦恼属欲界所独有,在色界、无色界没有瞋恚的烦恼。

  “一念瞋心起,百万障门开。”社会上多年的好友,由于一点芝麻小事而反目成仇;亲密的夫妻,因为一言不合而各奔东西;一句不顺心的言语,使人大动干戈,落得家破人亡;一个不经意的白眼,招来杀身之祸,这些都是瞋心炽盛所带来的不幸与灾_NAN。古德有云:“瞋火滔滔,烧尽功德林。”即使我们积集了多少的功德,瞋心一起,就像烈火一样,将过去努力修行的心血都焚烧殆尽。所以,在佛教的经典中,常常教诫佛弟子们应戒瞋。《增一阿含经》卷十四说:“诸佛般涅盘,汝竟不遭遇,皆由瞋恚火。”《大智度论》卷十四说:“瞋恚其咎最深,三毒之中,无重此者;九十八使中,此为最坚;诸心病中,第一难治。”菩萨戒中也特立瞋戒以为警惕,《梵网经》卷下记载:“若佛子自瞋、教人瞋、瞋因、瞋缘、瞋法、瞋业,而菩萨应生一切众生中善根无诤之事,常生悲心,而反更于一切众生中,乃至于非众生中,以恶口骂辱,加以手打,及以刀杖,意犹不息,前人求悔,善言忏谢,犹瞋不解者,是菩萨波罗夷罪(极重罪)。”

  三、痴

  痴又称为无智、无见、无明、非现观、惛昧、愚痴、黑闇、不觉。是愚昧无知,不明事理的精神作用。佛典中常以“无明”二字来代替以上诸辞,并有多种分类。例如《大乘起信论》将无明分为根本无明、枝末无明二种:

  根本无明:又作无始无明、元始无明。是诸烦恼的根本,因不了达真如的道理,而忽然起动差别对立的最初一念。例如惑、业、苦三道,都是以此极其细微的最初动念之心为根本,而有惑、业、苦缠缚的因果关系。

  枝末无明:是依于根本无明而生起的粗显的种种烦恼。

  唯识宗根据种子与现行的关系,将无明分为随眠无明与缠无明:

  随眠无明:指无明烦恼常随逐着众生,隐眠在第八阿赖耶识中的无明种子,称为随眠无明。

  缠无明:指无明烦恼缠缚着众生的身心,而使众生不能出离生死苦海,所以称为缠无明。

  佛典里常以无明喻父,贪爱喻母,二者和合而生我执,使众生起惑造业,流转生死,无有出期。

  参.五盖的内容

  贪欲盖:指贪爱五欲妙境,能使众生心性迷惑,令善法永不生起。

  瞋恚盖:指瞋恚能令人于违情的境上生起怨恨,因为愤怒相续,而盖覆我们清净的心性。

  惛眠盖:又称睡眠盖,全称“惛沈睡眠盖”。指惛沉和睡眠令心性昏沉暗塞,而忘失正念。因为二者都是以暗昧为性,所以并列为一盖。《修习止观坐禅法要》说:这种睡眠盖最为严重,因为“诸余盖情觉故可除,睡眠如死,无所觉识,以不觉故,难可除灭。”因此,学道者应愤发精进,去除惛眠的习性。

  掉举恶作盖:掉举,指心躁动不安,是“惛沉”的对称。恶作,与悔同义。恶,是厌恶;作,是所作。恶所盖,是忧悔厌恶过去所作的事,能障禅定。两者都是因为想到亲属、国土、不死,以及忆念往事而生起,所以合并为一盖。

  初学佛者,因为过去躁动的习气一时难消,在习禅修定的时候,就会妄想纷飞,因此坐立不安,当杂念好不容易消除了,定下心来,又开始忆想往事,产生种种追悔,如果悔箭入心过深,就会使心神不宁,覆障修道。因此,掉举恶作是修道者应力求泯除的习气。

  疑盖:对于佛法真理犹豫不决,因而覆盖清净的心性。疑对于修道障碍之深,可以从经中的譬喻看出:

  疑如刺:疑惑危害善根,犹如毒刺一样,能够伤人。

  疑如根:疑惑深入心中,好比老树的根深植于地,根深蒂固,盘根错结,不易拔除。

  疑如网:疑惑之情交织,有如大网一样,罩住信心,覆盖正法,牵绊众生,使不得出离。

  经云:“佛法大海,唯信能入。”“信为道源功德母。”疑能覆盖清净心性,使我们退失信愿,无法趋入正法,依之修行。所以,修行要趣,首先必须对佛陀的圣言量断疑生信。

  肆.三毒五盖的对治方法

  《中阿含经》卷十《食经》中,佛陀曾说:众生以爱为食,爱以无明为食,而无明又以五盖为食,乃至不信以闻恶法为食。譬如大海以大河为食,大河以小河为食,乃至山岩溪涧以雨为食。其中,“食”有牵引、长养、持续的意思。由经文我们可以了解:三毒五盖的相续发展,是长养恶业,持续轮回的原因所在。学佛修行就是要从根本上着手,杜绝心灵毒品的来源,拨云见日,使自性的光辉得以显露出来。

  诸经论中,对于三毒五盖的对治方法多有阐述,大致说来,可归纳如下:

  以不净观、布施行对治贪欲。

  以慈悲观、忍辱行对治瞋恚。

  以因缘观、智能行对治愚痴。

  以无常观、持戒行对治惛眠。

  以数息观、禅定行对治掉悔。

  以坚信三宝对治疑惑。

百咒功德中讲到:

《除盖障一百零八名号经》中云:“嗡阿莫达、奔德匝瓦、玛哈色卡索哈,除盖障汝之功德如意宝陀罗尼咒能令一切有情心生大安乐。闻此咒者曾于十恒河沙数佛前积累过善根。获得名声,远离诸障。于有舍利之佛塔前于上弦月初八、十五受斋戒,供养香花灯等后,边转绕边持诵此咒,则获得一切所欲,遣除一切罪业、痛苦、畏惧,以香供养除盖障菩萨并诵此咒,则其于梦中显相,圆满一切心愿,消除一切烦恼、痛苦。”此外,经中说:仅仅耳闻此菩萨的名号也能清净一切罪障,仅仅念诵名号也是大地_震动……

 

掉举后悔与害心,昏睡贪欲及怀疑,

当知此等五种障,乃夺善财之盗匪。

修禅定的过程中有五种障碍,由于它能覆蔽自性,使善法不生,经论中又称之为“五盖”。
具体而言:
一、掉悔:掉举与后悔合为一种。掉举指心散乱到色声香味等外境上,一直不能收回来,看见美色就起耽著,听到妙音又去贪执等;后悔是对以前所做之事追悔莫及,对那段经历放不下、想不开。从执著外境的散乱方面而言,这两者的本体完全相同,故而安立为一个障碍。
有些人正在坐禅时,听到旁边有声音,心马上专注那里;或者隔壁炒菜时,闻到味道就想“好香哦”;或者该安住的时候不安住,一直记恨年轻时某某人对自己不好,一边坐禅一边产生各种恶念……所以,这种障碍对禅定的影响非常大。
二、害心:指嗔恚,即对不悦的对境产生愤恨之心。比如你在坐禅时,想起自己的钱被人偷走了,别人对自己不公平,说过什么什么话,于是耿耿于怀,心中充满不满和不快。
三、昏睡:昏沉与睡眠合为一种。昏沉指心内收,昏昏欲睡,身体渐渐沉重,但没有真正入睡;睡眠是心极度内收,六根关闭,进入梦乡。这两者都是心内收,神志不清,不能清醒地入于禅定。我们有时候刚吃完饭就坐禅,结果一直打瞌睡,头不停地一点一点,这就是一种障碍。
四、贪欲:我们作为欲界众生,对人或财物的贪心比较严重。正当入座时,某某悦意的对境在心里浮现,对有漏的欲妙就开始起慕求之心。
五、怀疑:对道果等满腹怀疑:“我这样修到底会不会成就?”“我修的是不是错了?”“上师和佛陀讲的道理,究竟有没有解脱的利益?”……
这五盖或者五障,能将我们辛辛苦苦积累的圣者七财,或是明目张胆地掠夺,或是趁人不备地偷走,跟强盗和小偷没什么差别。其实我们平常也感觉得到,如果产生嗔恨心,会马上意识到善根被夺走了;如果生起其他一些烦恼,自己虽然没有察觉,但修行已悄然退失,原来拥有的信心、惭愧等财富,慢慢变得荡然无存,所以这是特别可怕的一种道障。
很多修行人害怕家里来一些贼,每天把门窗关得紧紧的,睡觉时也东听西听,一有狗叫就以为小偷来了。其实,贼进你家偷盗并不可怕,最多是把值钱的东西拿走,根本不可能偷走你生生世世的财富。而且作为修行人,应该对财物没有执著。米拉日巴尊者在白崖山洞修行时,冬天的一个晚上,有个小偷摸进洞里,在洞中摸索。米拉日巴哈哈大笑,说:“我白天都找不到任何东西,你半夜三更、漆黑一片还能找得着吗?”真正的修行人对财物的态度应当如此。以前噶当派很多修行人,家里从来不锁,门一直开着,我看汉地的很多茅棚也是这样,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小偷来了也无所谓。
可有些修行人根本不是这样,安了一层又一层的铁门和防护栏,还成天提心吊胆。其实,对我们修行人来讲,最可怕的小偷莫过于掉悔、贪欲等五盖,它对我们的圣者七财明抢暗偷,所以应修好正知正念的铁门和防护栏。否则,你刚开始时修行很不错,确实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但后来盗贼不知不觉入于你的宝库,把所有宝藏扫荡一空,最终你一无所有,这是极其可悲的下场。

 

摒弃五盖障
    修学禅定除了外部修学条件要合适,内心不向外尘攀缘外,还有更深入的要求,也就是要摒弃五种盖障,简称弃五盖。五盖,就是贪欲、嗔恚、睡眠、掉悔和怀疑。这五种盖不是因根尘相对产生的,而是由根植在凡夫意根里的根本迷惑——小乘佛教称作的根本无明产生的,是凡夫内心深处本具的烦恼,这五种烦恼就如同镜子上的污垢一样,覆盖住了我们身心本来具足的光明、清净、稳定、智慧的状态,所以称为“盖”。五盖是凡夫内心本具的,不象以六尘为对境的五欲是外来的,所以无法呵斥掉它,那怎么能摆脱五盖的干扰呢?智者大师告诉我们,对这五种烦恼要去摒弃,就如同清洗污垢一样,以定慧力把五盖清洗掉,就能回复我们身心本具的健康和自由。
    所言弃盖者,谓五盖也。一弃贪欲盖。前说外五尘中生欲,今约内意根中生欲。谓行者端坐修禅,心生欲觉念念相续,覆盖善心,令不生长觉已应弃。所以者何?如术婆伽欲心内发,尚能烧身,况复心生欲火而不烧诸善法?贪欲之人去道甚远。所以者何?欲为种种恼乱住处,若心着欲无由近道。
    五盖中第一个要舍弃的是贪欲盖,贪欲是健康人生最大的障碍。在呵五欲中呵斥的是因外尘而引起的贪欲,这里的贪欲是指潜伏在意根中的无明烦恼,也就是意根不用借助外境出现,只依靠记忆和幻想就可以产生的贪婪意识。比如好色的人,即使美色不在眼前,一样可以浮想联翩,留恋不舍,这就叫意根中生欲。这种意根中的贪欲是我们的根本迷惑,如果念念相续,就会覆盖善心,使禅修的人不得清净的禅定受用,善心不能生长。善心包含了禅定的法喜和感受,所以我们只要察觉到欲望生起来了,就必须在心中毫不犹豫地把它舍弃掉。
    智者大师告诉我们,世间的人如果欲望过重,就如同印度的淫女术婆伽一样会把身体烧坏,所以淫欲过度的人,脸色一定会发黑、发焦,就是内心欲火太重造成的,而人体比较敏感、欲望重的部位,皮肤的颜色也会比较深,这也是欲火灼烧的表现,甚至凡夫的心如果时常处在欲望中,也会变成黑色,以至失去正常的伦理道德。总之,因为很多烦恼都起自贪欲的缘故,心生欲火就会烧毁一切善法,并导致恶念频生,则道业无由可成。
    佛经里曾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个比丘尼欲望很重,受不了淫欲戒的要求,又没有智慧,不但不惭愧,反而大放厥词,认为佛陀制定的淫欲戒没道理,说淫欲是两情相悦的,双方都能快乐,为什么还要戒?结果因为她毫无摒弃淫欲的念头,导致淫欲炽盛,自女根部位出火自燃,烧坏了身体,这就是放纵淫欲的现世报应。同时,地上裂开一个洞,她自燃后掉入洞中,当场身陷地狱,这是她诽谤佛陀的惨报。玄奘大师去印度就看过这个洞口,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测量不到洞的深度,这在《大唐西域记》里有记载。这个故事是让我们明白,戒律确实是修行人的保护伞,绝对不能儿戏。
    另外一个故事讲的是欲望对普通人的伤害,一个捕鱼人偶然看见了外出游玩的公主,不由心生恋慕,于是他就不再工作,天天到公主住的地方希望见到她,直到生病了还恋着她。渔夫的母亲因心疼儿子,就借到皇宫卖鱼的机会常常送鱼给公主,希望借此机会能让儿子和公主见一面。公主很慈悲,得知真情后,就与老人约好,借她去神庙烧香的机会,让渔夫躲在神像的背后见她。结果这个庙里的天神很灵,知道公主要来上香,不想让捕鱼人对她有非份之想,于是天神就用神通让渔夫在神像背后睡着了,公主怎么叫他也不醒,于是就把自己身上的珠宝、璎珞都留下来后就回去了。渔夫醒来看到这么多珍宝,就知道公主来过了,非常悔恨自己错过了机会,越想就越难受,以至欲火从心中烧起,烧焦心肺,最终导致死亡。死的时候像被雷电击中一样,可见欲火焚烧的厉害。当我们贪欲心严重的时候,心会灼热得火烧火燎,就像蚂蚁爬在热锅里,越爬越会掉到热锅中心,最后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贪欲心生起来时,我们一定要摒弃,不能随之上下纠缠,念念相续,否则首先损害的就是我们自己。
    欲界众生主要有三种贪欲:食欲、色欲和睡欲,其中色欲是最主要的。古人说“食色性也”,认为饮食男女是人的天性。而佛法告诉我们,欲界众生,要想进入四禅八定,必须把欲界的一切都放下,可我们总牵着世间的男女情事放不下。自古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如果你放不下追求世间之乐,禅定之乐就难以成就,如果能放弃世间的欲望,从四禅八定的角度来说,法喜之乐完全可以实现。所以我们要有这样一种认识:如果想让生命处在一种健康的状态,就必须把负面的、覆盖身心健康的贪欲彻底舍弃,主要是指在禅法修行中生起的贪欲,如果打坐时生起的念头是为了更好的入定,这还是属于善法欲;假如杂念纷飞的,一会儿想去多赚些钱改善家庭生活、一会儿想到哪个明星多好看,哪个地方的饭好吃……,这就变成了一种贪欲,使善法欲走向了反面,促成了念念不停的“贪盖”。
    所以贪欲有两种:一种是贪欲,一种是善法欲。贪欲是我们坚决要摒弃的,因为贪欲是恶欲,必然会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一种伤害,这种伤害开始可能很微小,或者不为人注意,但时间久了,严重的贪欲生起来时,个人主义得以无限膨胀,就会表现得极其自私自利,以致于无法和人正常相处,会被所有人厌弃、舍离。
    善法欲也是一种贪欲,但善法欲会激发人积极向上,能给我们的身心带来好的影响。比如我们希望身心健康有智慧,就会积极努力地学习永嘉禅,去听、去背、去实践,念念不忘,这就是善法欲,它会促成我们身心的稳定,并对环境造成一种正面的良性循环,善法欲是一种必需的身心欲望,是健康生命的保障,假如没有善法欲,生命会无所事事,甚至会枯萎。所以善法欲和贪欲我们要分清楚,比如同样是贪财,用正当的途径去积极获取钱财,养活自身和家庭,过一种健康的生活,这是善法欲。
    而贪欲呢,就总是希望得到、拥有更多额外的东西,为了钱财不择手段,那么这个贪财就是恶欲,一经生起,心中就埋下了负面的不良因素,一旦这个因素产生影响,整个身心就开始毁灭。所以善法欲不会覆盖我们心灵的智慧,只有贪欲才会覆盖。
    贪欲之人去道甚远,我们应该尝试着学会把贪欲之念转化成善法欲,善法欲是良性的、正常的,它与贪欲的连接点我们要学会把握,也就是要生起这样的认识“禅定之乐较世间的贪欲之乐肯定更加高级、全面和深刻”,有了这样一种认识上的转变,就能够把强烈的贪欲转为求善法的动力,也就是善法欲。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在家人能够进入初禅、二禅、三禅的觉受,对世间的淫欲之乐自然就不会再去贪求。贪欲是种种恼乱的住处,执着这个欲望,就不可能安住于清净的禅定之道,不过也不用害怕舍弃这个欲盖就不能过正常的家庭生活了,在家人学习大乘禅法,不坐禅的时候,还可以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只要能不过分贪着这种“天伦之乐”,就有解脱的可能,永嘉禅法就有这种精神,可以使我们的生命在内在层次上得到超越。
    二弃嗔恚盖。嗔是失佛法之根本,坠恶道之因缘,法乐之冤家,善心之大贼,种种恶口之府藏。是故行者于坐禅时思惟:此人现在恼我,及恼我亲,赞叹我冤。思惟过去未来亦如是,是为九恼。故生嗔恨,嗔恨故生怨,以怨心生故,便起心恼。彼如是嗔觉覆心,故名为盖。当急弃之无令增长。
    嗔恨是第二个覆盖我们心性的恶法,佛经里讲:“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一念嗔心生起,就失去了佛法的根本,种下了堕恶道的因缘。嗔心重的果报在地狱道,贪心重在饿鬼道,所以嗔心比贪心的恶报要严重,所谓“只见心火炎炎烧尽菩提之种,境风浩浩凋残功德之林”,有多少功德都会被嗔心烧掉,因此嗔心是法乐之冤家,善心之大贼。法乐就是禅定的法喜,嗔恨心重的人就无法得到这种法喜。比如我们在打坐时,突然想到一件不如意的事,就心生怨恨。或者大家共修很安静,不知谁的手机响了,马上心里就厌烦“怎么手机还不关!”其实这时候嗔恨心就扰乱了清净心了,随即就会失去禅定的快乐。
    有嗔恨的心绝对不是善心,善心是什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是有大善的,因此不区分善与不善,不偏袒任何人,很公平的让每一个人都拥有大自然。所以我们需要有一颗纯净的善心来承受生命真正的健康,一切善法都是在毫不夹杂嗔恨的纯净的善心里才会得到展现和落实。比如在家庭生活中,你为家庭付出很多,但这个善心里却带着嗔心,边做事边心里充满怨气,数落对方这样不行那样不行,因此嗔心重的人很容易恶口,说话很容易得罪人,结果对方既不领情,也不感恩,善心最终还是被嗔心所障碍,善法也就不是真正的善法了。
    所以我们在修学禅定之前,要时时照顾自己的心,面对九恼也不能生起嗔心,九恼就是九种恼乱,第一是恼乱我个人的人;第二是恼乱我亲人的人,比如杀父、杀母,杀亲戚、朋友等等的仇人;第三是赞叹我冤家的人,凡夫总是冤亲分明,如果有人赞叹你的冤家,你就会起恼乱之心。这三类人都包含过去、现在、未来三个方面,都是我的冤家对头,三三得九,称为九恼。
    由于这九恼的缘故,凡夫会产生嗔恨。嗔恨作为一种心理状态,是凡夫意识当中的一种毒素,面对九恼,嗔恨心就慢慢把怨气培养起来,一而再,再而三地积攒、深埋,所以叫“埋怨”,等到怨气包不住了,就四处蔓延,最后冲天怨气与嗔恨心共同爆发,烦恼就把真心给覆盖住了。因此对于修禅定的人来说,嗔恨是极大的障碍,我们一旦发现自己被九恼所转,生起嗔恨,就要赶紧把它消除掉,否则就会心生怨恨,难以入定。为了达到面对九恼不起嗔恨的心态,我们在禅修之外还要修慈悲观来对治嗔恨。这里有一个修慈心的偈颂:
    弟子问:

何物杀安乐,何物杀无忧,

何物毒之根,吞灭一切善?

    佛陀答:

杀嗔则安乐,杀嗔则无忧,

嗔为毒之根,嗔灭一切善。

    这个偈颂就是告诉我们嗔恨是百毒之根源,对我们的生命和心灵会造成极大的危害,因此我们要修慈悲、忍让来消灭心中的嗔恨,令心地清净,善法才会得以生长。慈悲观就是平等地观一切众生皆如我过去、现在、未来之父母,而不是九恼,因此都希望他们能离苦得乐,当慈悲心成为我们心行主导力量的时候,嗔恨心就失去了滋生繁殖的土壤。
    嗔恨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顺理嗔、非理嗔、诤论嗔。顺理嗔就是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比如很多正直的人看到坏人坏事会义愤填膺,就是顺理嗔。这种人的果报是阿修罗,因为善心会有天福,但因为嗔心重,一直和天人作战,屡败屡战,很难享受到天福的果报。非理嗔是因为心里知道没理,却面子上下不来,结果嗔心大起。诤论嗔是因为争执不休,引发的怒气。不管哪一种嗔恨,都会直接对环境和健康产生恶的影响,严重的甚至可以影响到一个城市,所以佛陀告诉我们:嗔心是失去佛法的根本,只有摒弃了嗔恨心,善法才会成为真正的善法。
    我们都知道母爱是世间最伟大的善心,但如果一个母亲嗔心很重,在怀孕期间、哺乳期间经常起嗔恨心,她的儿子绝对健康不了,甚至会死掉。比如过去曾有一位母亲,用乳汁喂养自己的孩子,结果孩子死掉了,母亲很痛苦,就去问印光法师,为什么孩子会死掉?印光法师就问她是不是生气时给孩子喂过奶,母亲承认确实如此,他们夫妻经常吵架,因此总免不了生着气给孩子喂奶。印光法师就告诉这位母亲说,生气的奶水有毒啊,孩子就是因此死掉的。
    这个结论现在已经得到了美国科学家的证实,他们把两组同样健康的白鼠放在一起,一组喂给生气时的奶水,另一组喝正常心态时的奶水,三个月后,喝生气奶水的白鼠都死掉了,另一组则健康如常。这就证明了嗔心确实会产生毒素,当一个人充满嗔心的时候,整个血液都是有毒的,甚至会变色,所以人一生气脸色会发生变化,而贮存血液最多的心脏和肝脏最受伤害,因此脾气不好的人肝火和心火都很旺,健康都更容易出问题。
    因为嗔恨是凡夫心本具的迷惑,所以我们往往是很可怜的,没有办法把握自己。比如九恼的目的就是希望我们难过,结果我们就上当了,真的难过了,嗔恨心一起,反过来又报复对方,对方也是凡夫,也嗔恨了,又吵又打,互相伤害。事实上双方都是受嗔恚盖的支配,起了颠倒妄行,每一次伤害都是先伤害自己,先把我们纯净的善心给伤害了。所以我们学习了佛法,就要有智慧,摒弃嗔恚盖,修学慈悲观,不被九恼所乱,才能得到禅定的利益。
    三弃睡眠盖。内心昏闇名为睡;五情闇蔽放恣,支节委卧睡熟为眠。以是因缘名为睡眠。盖能破今世后世实乐法心,及后世生天及涅槃乐。如是恶法最为不善,何以故?诸余盖情觉故可除,睡眠如死无所觉识,以不觉故难可除灭。如佛诸菩萨诃睡眠弟子,偈曰:

汝起勿抱臭尸卧,种种不净假名人。

如得重病箭入体,诸苦痛集安可眠。

如人被缚将去杀,灾_HAI垂至安可眠。

结贼不灭害未除,如共毒蛇同室居。

亦如临阵两刃间,尔时云何安可眠。

眠为大闇无所见,日日欺诳夺人明。

以眠覆心无所见,如是大失安可眠!

    第三要摒弃睡眠盖,内心昏闇名为睡,睡着的人都心很昏暗,糊里糊涂,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的心昏暗久了,睡熟了就叫眠,这时人的各种感觉很麻木,也没有姿势仪态了,非常放恣,这都是因为睡眠的时候没有觉知导致的,所以也称睡眠为“小死”。之所以把睡眠称为盖,是指久睡昏沉会障碍用功,如果在用功坐禅的时候却睡着了,或者糊里糊涂不清醒,怎么能止观呢?这时睡眠就成为一种盖,障碍我们无法进入禅定法喜的状态,断除今生后世的法乐之心,以及生天及涅槃之乐。睡眠盖是一种很独特的障碍,但比贪心和嗔心还可怕,因为贪嗔这种盖可以在发现之后摒弃掉,而睡眠时因为智慧昏暗,和死了差不多,无法觉知,很难除灭,最终导致一生空过,与禅定法喜失之交臂。
    很多人修四禅八定,坐禅的时候精神很好,但一静下来就睡觉了,睡着了也不做梦,什么也不知道,这种状态没有痛苦也没有快乐,禅定功夫也不会增长。假如禅定有一定功夫了,散乱心、贪心、嗔心少一点,睡眠质量也会好一点。如果睡不好,做梦太多,那是因为贪心、嗔心太重,比如梦境中出现讨厌的事情、想要得到却得不到的东西,就是贪心太重造成的;如果梦境中出现恐惧、害怕、杀追等情景,则是嗔心太重的原因。
    弃睡眠盖不是让我们放弃正常的睡眠,一般我们睡六至八个小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如果过于贪睡,醒了也不起,或是在坐禅中睡着了,生不起明了觉知的状态,障碍了禅定,这就成了一种必须要舍弃的盖障。佛陀在呵责嗜睡弟子的偈颂里,提到了种种呵斥睡眠盖的原因,要我们警觉生命的无常,不要把宝贵的人生全都昏睡过去。
    如果昏睡心很重,要用禅镇、禅杖使之觉醒。禅镇和禅杖是坐禅里面的两种法器,用来对治昏沉严重的人,使之警觉。坐禅时,禅镇安置于头上,作为警觉睡眠之道具。《释氏要览》卷下说:“禅镇,木版为之,形量似笏,中作孔,施细串于耳下,头戴去额四指。坐禅人若昏睡头倾,则堕以自警” 。佛言“一堕舒一足,二堕舒二足,三堕应起经行”。现在禅堂里面改用竹片切开一半,做的很光滑,放在膝盖上,坐禅时昏沉想睡就拿起来搓一下,让自己警觉起来。
    还有就是禅杖,坐禅时,用以警策昏睡者之杖。以竹、苇作成,一端用布等物包裹。《释氏要览》卷下记载:“禅杖,以竹、苇为之,用物包一头,令下座执行,坐禅昏睡,以软头点之” 。今则泛称僧所用之杖,现在禅堂里面改用香板了,昏沉睡觉时就会被打香板,让禅修人清醒过来,时刻处于觉知的状态。所以坐禅时,是要警觉睡眠的,因为睡眠很昏沉,会覆盖我们的智慧。
    四弃掉悔盖。掉有三种:一者身掉,身好游走诸杂戏谑,坐不暂安;二者口掉,好喜吟咏竞诤是非,无益戏论世间语言等;三者心掉,心情放逸,纵意攀缘,思惟文艺、世间才技、诸恶觉观等,名为心掉。掉之为法破出家人心,如人摄心犹不能定,何况掉散?掉散之人,如无钩醉象,穴鼻骆驼,不可禁制。如偈说:

汝已剃头着染衣,执持瓦钵行乞食。

云何乐着戏掉法,放逸纵情失法利?

    既失法利又失世乐,觉其过已当急弃之。悔者,悔能成盖,若掉无悔则不成盖。何以故?掉时未在缘中故,后欲入定时,方悔前所作,忧恼覆心故名为盖。但悔有二种:一者因掉后生悔如前所说,二者如作大重罪人常怀怖畏,悔箭入心坚不可拔。如偈说:

不应作而作,应作而不作。

悔恼火所烧,后世堕恶道。

若人罪能悔,悔已莫复忧。

如是心安乐,不应常念着。

若有二种悔,若应作不作。

不应作而作,是则愚人相。

不以心悔故,不作而能作。

诸恶事已作,不能令不作。

    第四是弃掉悔盖,掉是掉举、散乱。散乱的心就如同走路时随随便便甩来甩去的手臂一样,好象随时都会掉。比如有些人逛街,没有一个主心骨,心神散乱,到处游走,这是心掉;如果东拉西扯,随便聊天,或者在网络聊天室上聊些乱七八糟的世间俗事,就是口掉。悔是后悔,如果只是掉而没有悔,还不称为盖。逛街也好,聊天也好,东想西想也没关系,想坐禅就马上能收摄回来,说放下就放下,以前的事情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也不后悔,只是把握当下,好好坐禅就行了。但是很多人往往不能这样,身心掉举,混乱了一天,晚上坐禅也不能好好坐,一个劲儿后悔,心里不安:“唉,疯疯颠颠,又过一天”,然后又开始计划,明天如何如何工作、如何如何修学等等,根本定不下来,这就成掉悔盖了。
    悔有二种:第一就是刚才说的掉后生悔,也就是做了不如法的事情后生起了后悔之心,叫掉悔;第二就是犯有大罪过的人,会经常怀有恐怖畏惧之心,如悔箭入心坚不可拔,就成了“悔盖”,能让我们一生没有机会入禅定,所以犯了戒、或做了错事以后,我们要通过一定的法来忏悔。如法忏悔清净之后,心理上就要把它放下,如果放不下,这个悔恨一直留在心中,就成为一种毒、一种盖,就能盖住我们的智慧和善心,所以必须放弃掉悔盖。
    五弃疑盖者。以疑覆心故,于诸法中不得信心。信心无故,于佛法中空无所获。譬如有人,入于宝山,若无有手,无所能取。然则疑过甚多未必障定。
    第五是疑盖。怀疑也是凡夫意根里的根本迷惑,“佛法大海,唯信能入”。如果怀疑就肯定不能入了,不能深入佛法就不可能有禅定的快乐,如无手人,虽入宝山,终无所获。这里的疑是狐疑不定的意思,对佛法生不起真正的信心,犹豫不决,所以得不到清净的禅定感受。禅宗里有话叫“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不悟”,禅宗的疑是指对世间法的疑,是建立在坚信佛法的基础上的,这样的疑能产生一种出离世间的力量,反而能增加我们的禅定力,而对佛法狐疑不定,就是疑盖,就会障碍禅定,所以这里说然则疑过甚多未必障定。
    障碍正信的疑盖有三种,我们想得禅定,必须要摒弃这三种疑盖。
    一者疑自。而作是念:我诸根闇钝,罪垢深重非其人乎?自作此疑,定法终不得发。若欲修定勿当自轻,以宿世善根难测故。
    第一是怀疑自己,很多人无法了解自己的善根因缘,只是认为今生业障很多,也不聪明智慧,平常又那么散乱,凭什么就能坐禅得定呢?这么一怀疑,就有了疑盖,那就注定你不可能进入真正的禅定。所以怀疑自己的人,不自信的人,修学佛法永远得不到利益。佛经里讲,人生难得,中土难生,佛法难闻,所以只要此生你有机会听闻到佛法,哪怕只听到一句,也足以说明你善根非常深厚了,只要能如法修行,肯定会成就,如果不能如此充分肯定自己,稍有怀疑,就把自己障碍在门外了。
    二者疑师,彼人威仪相貌如是,自尚无道,何能教我?作是疑慢即为障定。欲除之法,如摩诃衍论中说:如臭皮囊中金,以贪金故,不可弃其臭囊。行者亦尔,师虽不清净,亦应生佛想。
    第二是怀疑传法的师父,“好象也没有什么仙风道骨,威仪异相,普普通通的,他自己恐怕都没有入过禅定,哪能教我入禅定?”疑师是属于傲慢的习气,明明是教你的人,还觉得他不如你,有了这种怀疑和傲慢,就必定会障碍你入道。所以《摩诃衍论》就提到了对待师父的正确态度,“师虽不清净,亦应生佛想”,即使师父真的不清净,是一个臭皮囊,但臭皮囊里有真金,我们为了得到真金,就不要嫌弃皮囊的臭了,就要把师父当作活佛一样对待。所以千万不要看到老师有一点德行上不圆满的地方,就对他失去信心,因为对师长的信心能圆满我们的心行,是自己心中诚信俱足的表现,对传法师具备了这样的信心,绝对会得到法的受用。
    三疑法。世人多执本心,于所受法,不能即信,敬心受行。若心生犹豫,即法不染心,何以故?疑障之义如偈中说:

如人在岐路,疑惑无所趣。

诸法实相中,疑亦复如是。

疑故不勤求,诸法之实相。

见疑从痴生,恶中之恶者。

善不善法中,生死及涅槃。

定实真有法,于中莫生疑。

汝若怀疑惑,死王狱吏缚。

如师子抟鹿,不能得解脱。

在世虽有疑,当随喜善法。

譬如观岐道,利好者应逐。

特别声明:本站若有文章侵犯您的版权等,请联系我们,收到通知后我们会在12小时内删除。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