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诵金刚萨埵心咒治愈晚期白血病

   发布时间:2015-04-13 来源:

特别提示:本文转载自火凤凰的博客,原文链接地址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2487a650100yebs.html

 

 

佛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叫泽仁拉姆,山东威海人,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我没有精彩的故事,也没有优美的文笔,我只是想如实记录下自己的真实经历。

 

2010年患白血病后,我的身心经受了无数的痛苦,几次被医院下病危通知书。在九死一生的过程中,我逐渐从一个有病乱投医,算命、拜仙的绝望女子,成长为对佛法初步升起正信的居士,最后得遇大恩上师益西多吉仁波切,是他治好了我的绝症,是佛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患血癌 观音示因果

 

20104月,我忽然反复感冒,怎么也治不好,每天都感觉身体不适。直到后来四肢无力,走平路好像爬山一样,我才到大医院检查。一化验,才发现血红蛋白是79(正常值是110160),医生要求我住院做骨髓穿刺,当时我就有不好的预感。5月,医生对我说很可能是白血病,并把我的骨髓涂片送到北京协和医院进一步检查。不久后,北京专家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M5b。看到检查结果,我就像五雷轰顶一样,一下子全懵了

 

在生病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也很注意养生,癌症这样的恶性病肯定与我无缘。得知自己患白血病以后,白天我在家人面前装得很坚强,晚上没人的时候我一次一次地哭醒。我想,自己活到30岁,父母为我付出了很多,我还没有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实在对不起父母;孩子才两岁半,我还没有把孩子抚养成人,更对不起孩子。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一位佛具店店主说信佛对我治病有帮助,就请了一尊观世音菩萨像在家供养,天天烧香磕头。(现在看来,这种求现世福报的发心并不足取,但自己当时对佛法一无所知,认为学佛就是拜佛求保佑。)

 

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想起《西游记》里面说观世音菩萨最能救苦救难,于是我猛烈地祈祷观世音菩萨:“请菩萨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能孝敬老人、抚养孩子!”就这样,我一边念着“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一边祈祷,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在睡梦中,我梦见自己抓着一只黄鼠狼的尾巴,把它的头往地上摔,摔得它满嘴都是血。后来,黄鼠狼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可爱孩子,奄奄一息。我看到了,觉得很后悔,难道自己杀了一个孩子?我很想救他,就对他说:“你跟我念观世音菩萨吧,菩萨会救你的。”于是我念一句他就念一句,可是他念了几句就不念了,并且扑过来要咬我。我拼命地推他,很害怕……

 

梦醒后,我忽然想起来,自己怀孕的时候,爸爸为了给我和孩子补养身体,曾上山打了一只黄鼠狼炖来吃。我问了爸爸打死那只黄鼠狼的细节,爸爸说是抓着它的尾巴摔死的,摔得它满嘴都是血……和我梦中的情景一样。我想,这一定是观世音菩萨在告诉我得病的原因。

 

二、乱投医 病情再恶化

 

这个梦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有人介绍我认识了一个算命的“大仙”,他说这是孽债,向我要了几千块钱,说是替我“摆大供”消灾,我照做了。摆完大供之后,我觉得应该没事了,于是就到天津血液病研究所(全国治疗血液病的权威医院)复查。结果,我的血红蛋白只有49了,病情在不断恶化。医生说必须马上化疗,否则很危险。就这样,我做了第一次化疗。

 

血液病医院太可怕了——全是光头,面无血色,活动范围就是一张病床。尤其是看到病友一个个地走了,我的心里很恐惧,觉得看不到任何希望……

 

在我化疗期间,医院给家属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我爸爸头发都愁白了。在医院待的时间长了才知道,白血病即使做骨髓移植存活率也很低,移植后的排异反应才是最致命的。而且,做移植需要几十万元,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到哪儿去找这么多钱呐?爸爸不断地安慰我说:“把咱们两家的房子都卖了,再跟亲戚借十几万,移植的钱就够了。就算上街要饭爸爸也要救你!”我当时真是欲哭无泪。

 

就在我第一期化疗快结束时,有个朋友又帮我找了一位“大仙”,他说让我不要供观世音菩萨了,要供仙堂(就是供各种各样的大仙)。当时我真是急病乱投医,只要病能好,什么都愿意试试。仙堂供起来之后,我妈妈天天烧香,求大仙让我的病快点好。我又接连做了三个疗程的化疗,经受了巨大的痛苦,病情却丝毫没有好转。而且,为了给我治病,家里已经欠下了十几万元的债。医生不断地催我做骨髓移植,我问他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医生说:“以你现在的病情来看,不做移植完全没有治愈的可能。”我又问:“您跟我说实话,如果不移植,我还能活多久?”医生沉吟了一下,说:“最多三个月。”

 

人常说,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我来到这个世间,没有孝养父母、没有养大孩子,我对社会有什么贡献?这不是白来世间走了一回吗?还坑了家里人!我越想越伤心绝望……

 

三、起正信 持诵地藏经

 

生病的时候,我有时会上网解闷。一天,我无意中搜索到烟台的一个佛学群,就加入了。在这个群里面,我第一次遇到了那么多对佛法持有正信的师兄。听说我的经历后,一位素未谋面的赵师兄很快给我汇来1000元钱,一位出家人清净师父也汇来3000元钱,让我感恩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更重要的是,在善知识的帮助下,我对佛法开始有了正确的认识。赵师兄给了我五明佛学院安忍法师的电话,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打过去,没想到法师非常慈祥,在电话里给我做了很多开示。按照法师的建议,我把仙堂撤了,开始吃素、戒杀放生、诵经、供僧。渐渐地,老公和我妈妈也开始吃素了,对于我放生做善事也很支持。

 

一位网名叫老顽童的师兄给我讲了很多佛学基础知识,对照《弟子规》来看自己的言行,我发现这么简单的标准自己却一条都没有做到——以前还一直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好女儿、好媳妇、好母亲呢。于是,我开始认真地忏悔。后来,老顽童师兄又带我去见他的上师。上师听了我的病情以后,嘱咐我诵四百遍《地藏菩萨本愿经》。回家的路上,儿子忽然对我说:“大师父刚才跟我说了,你会没事的。”

 

以前,佛学群里的师兄们常常鼓励我诵经,让我把病放下。当时我心想:哪有那么容易?我家里有老有小,能放得下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后来,我仔细思量了自己现在的情况——生与死已经不是我能主宰的,那我就为以后打算一下吧。我做过那么多恶业,来生会不会转生到恶道呢?地藏经上说:“若有男子女人,在生不修善因多造众罪命终之后,眷属小大,为造福利一切圣事,七分之中而乃获一,六分功德,生者自利。以是之故,未来现在善男女等,闻健自修,分分己获。”现在,我站在生死边缘,怕堕入恶趣,而我无始劫以来伤害的众生不计其数,他们比我苦。我在有限的生命里每诵一部经就会有众生受益,能超度一个算一个吧。我相信每一部《地藏经》都不会白诵,都会对我以后有很大的帮助。从此之后,我就开始每天认真地诵《地藏经》。

 

四、打佛七 遇大恩上师

 

自从每天诵《地藏经》,我的病情渐渐稳定下来,虽然没有明显的好转,但是没有进一步恶化。为了让家里少花些钱,我就出院回家休养了。201010月,听师兄们说北京有个共修《地藏经》的道场,还可以打佛七。我觉得共修的力量比自己一个人修更大,就跟老公商量想去北京。老公开始时很不放心我的身体状况,但后来还是同意了。其实当时我很虚弱,在火车上头疼得厉害,根本睡不着。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出家人对我说:你一定要在那个道场连打三个佛七。

 

到了道场后,我跟着大家诵经拜忏,感觉很累。一天下来,我发现自己眼底没有血色,脸色也很差。我担心白血病会突然发作,要不要回家呢?转念一想,如果真的是白血病再次发作,医生也救不了我了,不如把我的命就交给地藏王菩萨吧。就这样,一个佛七打下来,虽然很累,但我的身体非但没有垮,脸色还好了不少。

 

就在开始打第三个佛七的时候,一天中午我去斋堂吃饭,忽然发现第一排坐了一位中年喇嘛。因为带领我们打七的都是汉地的师父,所以我对这位喇嘛很好奇,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发现我在看他,他对我微微一笑。我赶忙躬身给他行了个礼,觉得自己这样盯着一个出家人看,好像太不礼貌了。当时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位上师将彻底改变我的命运。

 

下午的活动是放生,就是由这位上师主持的。他说的都是藏语,我一句也不懂。我已经从师兄们口中得知,这位上师是第十四世益西多吉活佛,来自甘孜。我很想跟上师说说话,可是又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汉语。鼓了半天勇气,我把自己的经历讲给了上师的侍者降措师兄。降措师兄把我的话翻译给上师,上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慈悲地看着我。他的眼神纯净如水,却又满含悲悯,让我觉得可以完全地信任他、依止他,他一定能够帮助我。

 

放生之后上师就离开了,临走前把名片留给了我。佛七结束后,我迫不及待地去见了上师。上师慈悲地加持了我,我与几位师兄一起皈依了上师。在上师给我们做皈依的时候,我感觉一股暖流流过全身,好像太阳透过窗户照在后背上,很舒服。皈依结束后,我才发现自己身后并没有窗户,身上的暖流与太阳无关。上师给我布置了功课,让我念四皈依和金刚萨埵心咒,还慈悲地给了我一些僧众加持的藏药。我祈请上师安排寺院的僧人为我做火供超拔冤亲债主,并问上师需要多少钱,上师笑着说:“多少钱都可以,出家人不是为了钱才做佛事的。你根据自己的情况发心就好。”

 

在回家的火车上我感冒了,一直发烧。白血病患者最怕感冒发烧,很容易使病情复发。当时手头也没有药,我就躺在卧铺上,看着皈依证上面上师的法照,开始念四皈依。念了两个小时以后,我浑身出汗,烧很快就退了。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上师的加持无处不在,没有远近的分别,只在于信心的大小。

 

五、愈绝症 信心永不退

 

几天以后的一个下午,我忽然感觉浑身无力,就一直躺在床上。到了四点多钟,我勉强爬起来,准备做饭。可刚一起来就感觉恶心得厉害,马上冲到卫生间开始呕吐。很奇怪,我吐出来的是很多乳白色的粘液。就这么一直吐一直吐,到最后,开始吐暗红色的粘液。不停地吐了一个多小时,吐完之后我感觉食道好像被刀刮过似的疼。我打电话给上师,上师笑着说:“很好很好,我和庙里的僧人下午在给你做火供,明天还会为你诵经祈福。你的病没事了。”

 

第二天,我到医院去做例行检查。几天后,结果出来了,医生问:“你又做了几个疗程的化疗?”我说没做化疗。医生摇着头说:“怎么可能?你的血红蛋白开始回升,也就是说开始好转了。”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被医生判决还有三个月寿命的我,被上师以巨大的加持力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从那以后,我修行得更加精进,按照上师的嘱咐念四皈依和金刚萨埵心咒,每天四五万遍,只要不说话的时候就不停地持咒。我的病也一天一天地好了起来,很快连控制白血病的药物也不用吃了。

 

两个月后,在我的一再祈请下,上师终于同意来威海传法了。我想带上师到海边欣赏风景,结果途径海鲜市场时,上师忽然显得非常悲伤。他说:“这里的杀业太重了,众生真是可怜。在海边,一顿饭可能就要杀掉100个蛤蜊。”上师说,如果住在海边的一个人皈依了,并且持戒不杀生,就等于间接地救度了无数的生命。所以上师原本打算在威海住3天,最后延期住了11天,在此期间,很多弟子皈依了上师。

 

应弟子请求,上师为超度海边的众生做了一次火供。那天天气很好,天湛蓝湛蓝的。当火供开始时,火供地点的上方开始乌云密布,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小雨。当法会进行到高潮的时候,雨变成了雪,越下越大。法会结束后,天也马上放晴了。我仔细观察过,乌云只聚集在火供地点上方一百米左右的范围,而周边的天还是湛蓝湛蓝的。火供时局部雨雪交加的异象让围观的众人赞叹不已。上师说,法会很圆满,冤魂们都得到了超度。

 

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20118月,上师安排弟子们去藏地朝觐阿秋法王的法体。动身前,很多人都劝我不要去,说高原反应连健康人都受不了,何况是我。一路上,我都在祈祷上师三宝的加持,专心念四皈依。结果到了高原,很多师兄头疼、呕吐,我却没有一点高原反应。我又一次感受到上师三宝的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议。

 

感恩疾病给了我反省自己的机会,感恩上师三宝对我的慈悲加持!我现在停止化疗及药物治疗已经快两年了,血项很正常。尤其是从藏地回来后,我的血红蛋白达到了149,医生说这个结果比很多的健康人都好!

 

愿以此文供养有缘人,也愿那些得了绝症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人们都能对佛法生起信心,不放弃希望!阿弥陀佛,愿众生不再受病痛之苦!

 

愿生西方净土中  九品莲花为父母

花开见佛悟无生  不退菩萨为伴侣

特别声明:本站若有文章侵犯您的版权等,请联系我们,收到通知后我们会在12小时内删除。
推荐图文